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all金』我对这个充满了gaygay气息的公司感到绝望

之前的点文!我终于想起来写了xddd

怠惰了好几天,现在已经恢复原来的状态了(大概.

标题应该和正文没有什么关系哈哈


☆角色ooc注意唷

☆有路人视角注意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go?





欸——为什么我的人生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呢?什么?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像我这样的垃圾的事也不值得你听吧.嘛...如果你一定要听的话我就说一说吧.





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呀,在‘那个’公司工作呢,对对就是那个全球最大企业——Aotu公司.呀——当时投简历的时候是完全不抱希望的,没想到还真的进了,哈哈,鬼知道我收到通知的时候是有多兴奋啊.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如不去呢.






这个公司有一条的规定:每一位新进职员都会至少配备一位公司高层职员,美名其曰:带领新人今早熟悉公司的环境.我当时就在心里唾弃着这个规定,哦,这特么不就是让我们新人任劳任怨地为这些所谓的高层人员服务还不许反抗嘛?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今早让我们意识到底层人员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成为高层人员嘛!?真是残酷的公司呢.我这样想着,并没有注意到身前已经站着一位女子,她就是我噩梦的开端.





4.

"呀♪你们好,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上司了,直接叫我凯莉吧☆"

这名女子微笑着和我们打着招呼,她看上去要比我想象中的那些中老年人脸要年轻的多,她的嘴中甚至还幼稚兮兮地含着一根棒棒糖.虽说是微笑,但那种像是在看待自己的玩物的恶劣笑容总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说完,她就这样盯着我看,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但我认为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于是我就抬头看了回去,她似乎是楞了一下,随即又笑出了声.

"嗯...你们俩可真没礼貌啊,我都自我介绍完了呢."

"啊!抱歉,我是金.两位都请多多指教哦!!"

充满元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阳光打在他的身影上,本就亮眼的金发在光线的照射下更加璀璨闪耀,他朝这边露出了一个笑容,眼角弯弯的特别好看!这个动作在我眼里仿佛慢镜头播放着,还自带磨皮滤镜,maya简直就像是天使下凡!!!我悄悄地这样想着,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还朝我挥了挥手,羞涩的笑了一下,我去,太可爱了吧(光速去世),不行,我可是直男!我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谁知道,在我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那个女魔头已经盯上我了.





5.

"你!发什么楞呢?很闲吗?那给我泡杯咖啡去,记住,多加点糖,还有,咖啡要刚好不会烫到我的温度,3分钟内回来,地点你知道的吧?泡好后送到我办公室来,现在,快去!"

女魔头凯莉准确无误地指着我发号施令道,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我欲哭无泪地看着金,他没有丝毫犹豫,站了起来

"走吧,我陪你!这地儿我熟!"

天哪他果然是天使吧!你见过那么天使的人吗?没有吧!不不行我可是直男.我这样告诫自己,却还是很不要脸地和他一起去泡咖啡.md在可爱面前一切都是假的,弯了就弯了吧无所谓了都是tan90°(不存在的).





6.

然后我们就找咖啡机找了40分钟,对没看错40分钟,路上我们问了7次路,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能走错啊???最后一次是人家领着我们去才找到的.所以说我不得不佩服金的迷路能力,因为我们数次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他一个拐弯就又回到起点.

我:还有这种操作!!?.jpg

加下来才是重点,我们在咖啡机那里居然碰到了‘那个人’,就是那个公司中总业务排行榜第四的那个——对对就是那个叫雷狮的杀马特.我当时见到他的时候一下就懵掉啦.先不说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看到他眼里闪烁着宠溺的光芒是错觉吗??我再揉了一下眼睛,卧槽,是真的.

"啊,雷狮!好巧啊你怎么在这?"

"如你所见泡咖啡啊,倒是你怎么来了?"

"我也到这里来工作啦,嘿嘿."

"噢——是吗,那要来我们部门吗小子?"

那个雷狮用力地揉着金的头发,眼中的宠溺似乎是要溢出来了.

"你当我小孩吗?别摸了!"

"你管我?你到底来不来?"

"才不呢,略略略...我们走吧不然凯莉要生气了."

"呃?昂..."

我完全插足不了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直到金叫了我的名字才应了一声,走之前那个雷狮还拿看垃圾的眼神淡淡扫了我一眼,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你知道吗?噫现在想想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7.

回去之后果然被黑着脸散发着黑色不祥气息但却始终保持微笑的凯莉臭骂了一顿,被迫晚上留下加班,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你见过上班第一天就被上司因为咖啡没及时送到而被迫留下加班的职员吗?啊你说你也是?

...

...

...

...

...

...

...

抱歉.






8.

这种事情一会儿再说!你听我继续跟你港.金因为和我是共犯所以也被那个女恶魔强行留了下来,他还非常不好意思地跟我道歉说是他害了我,我当时就在心里炸开了花——呜呜好可爱天使吗就是天使吧别说了你什么都没错错的是那个老女人.但我表面只是高冷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在了他旁边开始工作...

...

...

...

...

...

...

...

...

嗯还时不时偷瞄他几眼.

这都还不算事儿,我们就这样工作到了晚上,天色已经暗淡下来,眼皮也隐隐有些沉重,但老女人给我们留下的任务实在有点多,而且她明天还要查,只好继续在这里工作.我还算好,旁边的金显然有些撑不住了,他的头一点一点的不得不说的可爱,但处于好心我还是提醒了他一下让他尽快完成好早点回去睡觉.诶呦那个朦胧的小眼神我的天哪可爱哭我(暴风般哭泣).当我再偷瞄了几眼后准备叫醒他时,话梗在了喉咙里.来者是一个银发的还中二兮兮地戴了个黑色头巾的男人,他二话不说一个公主抱起了金就走,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流畅得我一脸懵逼.当他转过身子时我才看清他的脸:woc这不那个排行第二的格瑞嘛!!他跟金又有什么关系!!?





9.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哪里的勇气,就在他离开前我就问了他一句

"欸等下!!那他没完成的部分怎么办?"

他头也没回脚步也没停就这样淡淡地说

"你看着办."

还没等我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他就只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酷酷地抱着金走了,独留我一人空虚寂寞冷地待在公司了一晚上就为了完成金剩下的工作.(冷漠脸.)





10.

幸好我还是在老女人检查之前完成了两人份的任务才导致没有被她训,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金看着我憔悴的脸庞,似乎也对他昨天晚上自己私自回去而把烂摊子都丢给我这件事情感到万分抱歉,就请我今天晚上吃饭,我这么一听兴奋地一拍大腿,耶可以和他独处誒!昨晚,值了!感谢格瑞聚聚把金带走留给了我烂摊子,万岁!!!!我顶着个黑眼圈高兴地像个三百斤的凯莉(凯莉:???),但事实证明我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11.

当天晚上我如约来到了约定好的饭馆,远远就看到了那一头金毛的主人冲我微笑并大力挥着手示意我过来.我在心中日常赞美了一下金的美貌便故作冷静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啊!你来好晚啊..."

正当我不好意思地准备回答时,发现金并没有在看着我说话,突然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的我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一看吓得一屁股直接坐地上...

...

...

...

...

...

...

...

...

太丢脸了我退群吧.(捂脸.)

"用得着你说?渣渣."

这这这般狂妄的口气,错不了的绝逼是那个排行第一的嘉德罗斯.我当时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从地上狼狈地站起来,手心不停地冒汗,眼睛忽闪着不敢直视他.察觉到他似乎在观察着我,我更是怂地直接低下了头——喂你笑什么?不准笑!!我接着说:他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又说:

"这边这个渣渣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和我吃饭吗?"

他阴戾地眼神就这样直直的瞪着我,我只能感受到我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爸妈儿子先走一步——都说了不准笑!!!

"对啊可我没说跟你单独吃饭啊,快坐下啊傻愣在那儿干嘛?"

我敢打赌全世界大概只有金敢跟嘉德罗斯这么说话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还真的乖乖坐下了,我怀疑他是假的螺丝,哦他本来就是嘉德罗斯,没毛病.要不是我现在怂的一批我立马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几先给他来一嘴巴子看他是不是真的.





12.

港真那顿饭是我有史以来吃得最尬的一次饭了.嘉德罗斯他有病啊全程死瞪着我要把我看穿个洞啊!你看我干嘛看他啊他比我好看多了.我愤愤地一边地扒着饭一边在心里埋怨着.吃到一半他大概是忍不住了,语气冲冲地问金

"喂这渣渣到底和你什么关系啊!?"

哦,感情你看着我就是为了看出我和金是什么关系啊,那你尽管看,看得出来算我输(手动再见.)

"啊?当蓝四蓝朋友关系啦!"

金的腮帮子鼓鼓的,有些口齿不清地回答道.虽然很可爱但是这个回答,不得不说让我的心凉了一半.我明白你口中的男朋友是男性中关系好的朋友的意思,可看嘉德罗斯他不明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生命果然要走到尽头了吗爸妈我不在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我现在讲到高潮部分了你不要再笑了毁气氛啊小心我削你哦!?





13.

嘉德罗斯一听就"噌——"地一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拎了起来,他黑着脸看着我,不顾旁边金的劝阻,冷冷地说道:

"不过是只随处可见的弱小履虫,竟敢碰我的东西,你想好要怎么死了么。"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可我却丝毫不畏惧他的威胁,回瞪了过去,并稍稍一用力拍开了他的手,眼眸中的冰霜凝聚,并酷酷地回答他——欸欸欸等等等等等等你别走啊我承认我承认我是编的好吧我说真的我说真的.

欸呀其实吧嘉德罗斯听完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生气啦.这是真的呀你别急着走啊没骗你!他当时特冷静,一脸"啊我懂了"的表情,后来也没再死盯着我看转而去盯着金看,金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就是吃吃吃,嗯在饭馆吃吃吃到关门没毛病.吃完之后金果然没有带钱包,咦我为什么要用果然?然后嘉德罗斯果然帮他付了钱,咦我为什么又用果然?最后嘉德罗斯果然没有付我吃的那部分的钱...

...

...

...

...

...

...

...

...

...

欸一起付了会死吗!!?说好的请客呢?我目死的掏出钱包认命地付了自己的餐费.又不禁在心中狠狠地唾弃了嘉德罗斯这种抠门的行为并作死地决定在嘉德罗斯不在的时候向金控诉他的行为————————————————————————————好吧还是算了.




14.

然后你听我说完啊,真的是超————过分的啊(摔酒瓶)那个嘉德罗斯后来接到了一个电话,从他紧皱着的眉头可以大概猜测出事件的严重性.电话打完,他就很不爽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在金的耳边低声不知道说了什么,接着又瞪了我一眼,就转身拍拍屁股走人啦.一系列动作除了让我感到他gay里gay还有眼睛可能有点毛病.但我着实感谢那通电话吧嘉德罗斯请走了,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送金回家啦嘻嘻,顺道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揩点油啦嘻嘻,看着有些晕晕乎乎的金,我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邪念——干脆带回家算了.

"那个...金?我们走吧."

"唔...啊!这里这里♪"

金犹豫了一下,又朝不远处招着手.

我刚想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敢搅我水,准备先用一个阴森的微笑回应他的到来时,笑脸凝固.

笑容逐渐消失.jpg

他他他他我我我我我我欸欸欸欸欸欸!!!??我当时啊就你知道吧,那种像是见了鬼似的感觉.那个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那种,就看到金他朝一堆移动的衣服说话啊!更可怕的是那衣服还往我们这里来了啊!!我不顾地上凉不凉又是一屁股坐地上,金倒像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还笑着打招呼呢.

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那堆衣服就已经来到我的眼前,我这才看清他的真实面目——那个排行第三的传闻在黑夜里没有人能捕捉到他的身影的那个暗夜使者银爵啊你想得到嘛!!?啥?你问我怎么认出他的??那当然是因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年少多金神勇威武天下无敌宇内第一寂寞高手的我...

...

...

...

...

...

...

...

...

...

偷听到了金刚刚叫了他的名字.





15.

不对不要歪楼这些都不重要不重要,我接着说:我虽然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金会认识这样一个不常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精英人物,但我唯一能获取的线索那就是他绝逼是个gay,你问我是不是?我当然不是啦...嗯不是啦...呃...可能不是吧...不对你管我是不是,反正他一定是个gay,噢他还给予了我一个淡淡的眼神仿佛在像说"你爱哪哪儿去金我带走了"然后伸出了一只我并看不到的手拉着金的手腕就走了...走了...走了...

你说是不是莫名其妙!!?前5都是这样的神经病吗??你再tm笑一次试试!!!?

不过前5里还是有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人的.是这样,在银爵带走金之后我还有点愣神没反应过来,就傻傻地站在那儿,正当我失魂落魄地准备回家时,一跟棕色的呆毛朝这边晃了过来,我想着今天怪事咋这么多的时候那个呆毛兽现出了真身.

"先生你好!你是金的同事吧?在下是他的朋友来带他回去,那他人呢...?"

这奇怪的自称...这中二的话语...这显眼的呆毛...错不了,他就是那个排行第5的自称最后的骑士大龄中二病患者——安迷修!!

"金他刚刚被人带走了..."

我小心地回答他,生怕他和其他前5一样动不动就瞪我.

"什么??可恶,一定是那个恶党..."

他果然不出我所料表情狰狞地嘟囔着些什么.

"谢谢你先生,那么在下先告辞了.可恶要是有🐴的话就能比恶党先一步了...."

他还算是有礼貌地和我道了别,还朝我小幅度地鞠了个躬,便匆匆地离开,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我庆幸的是还好他的眼睛没毛病,不过就是有点gay里gay气而已嘛...嗯嗯...

...

...

...

...

...

...

...

...

我呸啊我受够这个gaygay的公司了啊老板我要辞职快让我走!!!!!








今天的紫堂幻也在努力脱离修罗场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嗯嗯嗯嗯...这篇我其实写了蛮久的绞尽脑汁地想要怎么写的好笑一点233

如果看了这篇文又让你感到有一点点的开心的话那就太好了!!!(大感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笔芯笔芯❤❤❤❤

评论(31)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