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all金』公交车上只有一个座位怎么办急在线等!!









☆脑洞来源于日常做公交车看到两个男孩子坐在一把椅子上哈哈哈哈哈哈哈gay里gay气。

☆cp:all金注意!一锅大杂烩一次性满足所有愿望嘻嘻。就只打个all金tag了免得被说蹭热度(耿直)。

☆角色ooc,不要问我他们为什么都要去坐公交车也不要吐槽为什么车上人这么多还会有空座位,剧情需要你懂得。(´▽`ʃƪ)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go?
















和金一起出去玩是一件十分开心与兴奋的事情,你们约定好在车站碰头并一起坐公交车前往目的地。可惜正逢假期连公交车上都挤满了人,你们买完票后刚好发现有一个空着的单人座位,这时候...










嘉德罗斯的场合:









"啧渣渣早说了我直接开车过去非要乘这种公交车。"







嘉德罗斯不满于人群的拥挤把他和金给分了开来,蠢蠢欲动的双手恨不得马上想把整个车厢上的人都轰成渣滓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嘿嘿...啊你看那里有个空座位!"








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跟不爽的嘉德罗斯打着哈哈,为了防止继续说下去他可能会暴走并摧毁一切,金连忙转移了话题。








嘉德罗斯难得沉默了一下,随后拨开人群拽着金的手腕往座位那里挤了过去。还没等金反应过来就一下把他甩到了空着的单人座位上,然后继续摆着一张臭脸拉着头上的杆子站在他旁边。










"唔...罗斯你站着不累吗?"金揉了揉自己被撞到的脑袋。











"先管好你自己吧傻小子,我的事不用你管。不如说你也管不着。"






嘉德罗斯高扬着自己的头,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哼好心当驴肝肺,不管你了!"








金也学着他的样子偏过头冷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他.刚好没有看见他逐渐暗下来的鎏金色眸子。









—————《只要在你身边我又怎么会觉得累呢?》











格瑞的场合









"人好多啊格瑞!"






语毕,金的手便被格瑞的手紧紧抓住,金温热的体温也渐渐传给了格瑞微凉的手。








"别放开,容易走丢。"






格瑞淡淡地提醒着金,并更加用力地把他拽紧防止他被人流挤散。金倒是不怎么在意,懒懒的回了一声"好——"便任由自己的发小这样牵着手。








"啊——!那里有座位!要过去吗格瑞?"








不知过了多久,眼尖的金发现了一个靠窗的单人座位并征询格瑞的意见。









格瑞几乎是立马拉着金往空位的方向走去后停在了座位前,随即放了手把金按到了座位上。








"欸格瑞你不坐吗?不行你也站很久了你坐着吧。"说完便要起身。







"你坐着别动。"







格瑞眉头紧蹙,赶紧把金按了回去以免其他乘客趁乱占掉了座位。








"不行!格瑞你不坐着的话我也不坐了,干脆我们俩一起站着!"







金鼓起腮帮子向格瑞抗议道。不得不说的可爱!!快快快脑内摄影师跟上跟上不然鸡腿今晚吃摄影师。








心疼老婆的格瑞肯定不舍得让金站着,他叹了一口气,在金期待目光下与他挤在了一张椅子上。虽然两个都是成年的大老爷们,但由于金的偏瘦体质和偏大的椅子他们俩还是能勉强坐在一张凳子上的。









"这样就好了吧。"









"这样就好!"







少年挂着灿烂的笑容朝歪过身子靠在格瑞肩上,成功换来格瑞的一个宠溺无奈的微笑。









"坐好别摔下去了。"









"知道啦知道啦!"










————《车上其他人:cnm一嘴狗粮。》













银爵的场合








银爵因为之前被小黑洞抓走放了金鸽子使其伤心痛哭因此回来后被众人殴打至医院并关了一星期小黑屋所以没有被金邀请一起出去玩。









————《银爵:其实是作者想不出新姿势了才故意跳过我的。所·以·遗·言·想·好·了·吗?》
————《我:我不是我没有我错了爹。》













雷狮的场合











"喂喂那个人是谁啊好帅哦哦哦哦!"



"不知道诶是明星吗?"




"我我我想要他的号码!!"




"天哪我已经是他的迷妹了尖叫!!!"








自雷狮和金上车之后,周围就爆发出了一阵有一阵的谈论声吵的雷狮心烦意乱。










"我说小子,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乘公交车啊?又闷又热又吵真受不了。我直接开车不就好了?"








雷狮烦躁地挥了挥手给自己制造一点风散散热,并撩起了自己过长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再次引来刚成为迷妹的女生们的尖叫。










对面的金很是奇怪的沉默不语,还未等雷狮询问,他自己低着头闷闷地嘀咕了一句:









“雷狮...很受女孩子欢迎呢...”










雷狮听完后低低地笑了一声。手一伸把金拉到自己怀里,低下头看他慌张的样子觉得好玩,又附在他耳边调侃轻声道:









"怎么?你吃醋了。"








明明应该是问句却被他说成了肯定句。被看穿的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支支吾吾了几句后听到后面的人"噗"的笑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才没有呢!略略略..."







金抬起头朝着雷狮来了个鬼脸三连发。
雷狮:可爱到倒地不起.








"啊那边有空座位!可是只有一个呢..."








或许是察觉到了雷狮炽热的视线,金尴尬地尝试转移注意力。










雷狮思考了一下,便拉着金的手腕走了过去。到了座位前,他松开了一直抱着金的手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趁着金因为雷狮的突然松手而没有站稳,他顺势接过了倒下的金的身体并让他坐在自己双腿之间的空位上。









"哟,这么主动啊小子。"绛紫发色的男人笑的狡黠。










"才没有!还不是因为你突然松手我站不稳所以才..."









金发少年的脸"腾——"的一下烧红,手忙脚乱地向他解释道。










"哇——那个金发的小弟弟也很可爱呢!"



"他们坐在一起?是兄弟吗?"



"可是长得完全不一样欸!"



"可能是养子吧..."









雷狮默默收紧了怀中的人儿,紫色眼眸中似有厚重阴霾沉淀。感受到身后人情绪的不稳定,金担忧地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怎么了。但雷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紧了他并把自己的头埋在了金的颈窝中,贪婪的汲取着金身上只属于他的味道。









"怎么啦雷狮?哈哈哈好痒啊别闹了!"








金被雷狮无意间扫过脖子的头发弄得有些痒,便伸手推了推他的脑袋。雷狮不满于现状,目标是毫无防备的耳垂他张开嘴轻咬了一口,有些锋利的虎牙使金痛的小声叫了出来。









"多谢款待。"








绛紫色发色的男子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紫色的眸子中盛满了餍足。趁着金因害羞把自己的脸埋进雷狮的怀中,他用看虫子一般的眼神淡淡扫过了全场目瞪口呆的乘客们,他没有出声,只是用口型表达自己的意思:











——他是我的,你们没有资格窥伺他。












————《其他乘客:噫gay里gay气的。》













安迷修的场合








"我说,安迷修..."






"怎么了我的公主?"






"不要叫我公主!而且我也不是女的!"






"好的我的王子。"








"......算了先不说这个,你能不能不要靠我这么紧啊很热啊。"








"欸?可是我怕你会摔倒会受伤会走丢会被别人拐跑会被别人..."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9岁小屁孩(嘉德罗斯:晚上等着)不会被拐走的!乘个公交车而已,安啦。"金在安迷修准备进行自己的长篇大论前赶紧打断了他,并拍拍他的肩示意让他放心。








"可是..."








"啊你看那边有个座位我们过去吧?"金不由分说地拉着欲说还休的安迷修走了过去,他想用蛮力直接把安迷修按座位上再让他闭上嘴安静会儿,自己身边也能清爽点没有人会一直靠着他.可惜计划的第一步就宣告失败。










安迷修纹丝不动地站在金的旁边,任凭金怎么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丝毫不挪动半步。









"你干吗不坐下?不累吗?"金气喘吁吁地询问他。









"怎么能让自己的公主站着受累而骑士坐着休息呢!!?不管是处于自我意愿还是骑士精神我都不能坐下!金你坐着吧。"不得不说,认真严肃的男人果然是最帅气的,他伸手朝着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哈?我不要,你坐着!嗯......算我命令你!"金立马反驳了他,最后还怕不管用,特地加了一句对安迷修宝具——王の命令。至今为止只要说这句话安迷修就会100%答应。嘛代价就是说出口很羞耻。









"恕我直言,我拒绝。还是金你坐着吧。"安迷修的身体肉眼可见地颤抖了一下,却依旧不为所动。









"妈的bb半天你们不坐我坐。"
气氛凝聚,双方的气势都互不肯相让。在周围乘客mdzz的眼神下,一位勇士站了出来,骂骂咧咧地拨开前排看戏乘客,径直穿过他们俩中间,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徒留两人面面相觑。










"真是没办法,叫你做你不坐...算了反正马上就快到了,随你吧。"金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摆了摆手示意安迷修别介。









"那就没有办法了呢。"安迷修连连点头,一本正经地抱紧了怀里不安分的金,眼角的笑意似乎是要溢出的样子。他垂下头,像给小动物顺毛那样安抚着怀中的人儿,顺势俯下身子轻语道:










“果然还是由骑士我来保护你呢。”











————我的小公主。










————《其他乘客:快停车让我下车!!!》













丹金的场合









丹尼尔因为人太高挤不进公交车里而放弃转为开车过去。











对就他们两个人。










————《丹尼尔:这波血赚,美滋滋》












鬼金的场合








鬼狐因传销过火被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凯小姐举报而被城管抓走,至今生死未卜。










————《鬼狐:凯莉我操你妈,你听见了吗我说我操你妈》
————《凯莉:我们可是亲兄妹啊惊恐》











凯♀金凯的场合









"啊——好挤——好热——好烦啊——"凯莉刚上车就不满地朝金抱怨着,幽怨的眼神死死瞪着瑟瑟发抖的金。









"说起来明明是你约我出来玩的你不来接我就算了还要我陪你乘这种○○□还△○□□的×△车,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凯莉说完一长串带消音的词后气也不喘,还不时瞪着金让他给一个合理解释。









"凯莉你消消气嘛,我也不是故意的嘛...啊你看那里有个空座位可以坐着!"金简单地安抚了一下还在气头上的凯莉,随即眼尖的他便小心地拉着凯莉的纤细手腕挤了过去。









"那你坐着吧。"语毕金便松开自己的手,凯莉被这突如其来的松手搞得一个趔趄摔在了金身上。金虽然有些慌乱但至少还是稳稳地接住了凯莉。










"凯...凯莉你没事吧!"金有些着急,因为凯莉一直埋在他怀里一言不发,他很担心凯莉怕不是摔傻了脑子。









"本...本小姐当然没事啦!还用得着你担心?"凯莉不一会儿迅速抬起了头跳出金的怀抱,有些磕磕巴巴地解释道。金看到还是平常那个语气略带些傲慢的凯莉便放下了心来。









"那...本小姐就特别准许你在我旁边守着……当然我还没有原谅你!"凯莉稳稳地坐在座位上,脸面朝另一边对着身旁站着的金吩咐道,又怕他误会什么似的急急地补充道。










"是!我的小小姐。"金发少年楞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灿烂而又满足的笑容。













而黑发少女转过去脸庞上,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早已悄然爬上她的脸颊。











————《其他乘客:没时间解释了跳车吧》











End










诶呦写完了写完了
我真的不会排版哭😭😭
心血来潮的作品可能有很多bug
这篇应该写的还行吧,我个人认为还行就是骚话有点多hhhh
如果你喜欢的话那就太好了呢!!
睡觉去了天天修仙眼袋重死


评论(22)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