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雷金』太丢脸了退群吧




☆我可能是个傻子
☆不我就是个傻子
☆群里的大佬好多都码了刀子只有我是段子..
☆挑了几个梗来写,大部分都是傻白不甜的,明明给的梗都是虐梗😂😂😂
☆角色ooc非常非常严重所以请雷狮厨和金厨放下手上的屠刀观看本文,谢谢配合
☆前半部分全是恶搞,有妻奴雷和社会金,最后一篇稍微正经一点注意避雷!!
☆全文12000+,可能看的有点累
☆骚话很多注意!准备好了就继续吧!






go?








1.你的死亡我拯救不了



雷狮最终还是来晚了一步

被敌人包围住的金孤身一人与他们短兵相刃,最终还是一个失误被敌人钻到了空子。

"金..."

熠熠生辉的钴蓝色的眸子此时却失去了它应有的神采,惨金色的发丝在风中无神地飘动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一不证明了打斗的激烈程度,那张雷狮最喜爱的笑颜此时却被厚厚的血污沾染看不清楚。

雷狮没有走上前去抱住他或是埋怨上天的不公,仅仅是站在他的身前,久久没有说话。敌军的进攻与队友的吼叫声都没有使他离开。

雷狮慢慢地举起了自己手上的剑,喃喃自语道:

——我拯救不了你的死亡

——所以只好由我去陪你了。










"雷狮你他妈的有病啊你干吗给野怪送啊傻逼啊我好不容易上的钻石又掉回了铂金我操!!"

金暴起,以刀劈狮首,又数刀毙之,狮卒。











2.我们最终渐行渐远


"小子,我想我是越来越不理解你了。"

"是吗?所以呢?"

"所以,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全部吃完。"

雷狮看着桌上自己爱人精心准备的马赛克,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雷狮:我堂堂雷狮怎么就成了妻奴??








3.久别重逢后的拔刀相向


"金,好久不见了。"

雷狮戏谑地看着金,手上的刀具却未曾因许久未见的恋人的出现而放下。

"是啊,你还有脸回来?"

金看着对面的雷狮,展露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微笑。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垃圾话少说,你回来干什么?"

"想你了就回来了。"

"屁你会想我?在外面过的好不逍遥自在是吧?"

"呵。要来切磋一下吗?"

"哼,来呀,让我瞧瞧你都在外面学到了点什么。"

刀应声被从刀鞘中取出,光的发亮的刀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金一个手起刀落——







蔬菜被迅速切成了几段,雷狮也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切好的蔬菜和肉类被放进了锅子中烹煮,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雷狮又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金仔细地装饰着盘子里的食物,雷狮又双叕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


两位厨师在厨房间斗天斗地斗智斗勇其乐无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4.骗子唯一的一句真话却无人相信




帕洛斯: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老大和那个金毛小子搞到一起了,真的。











5.我跳了下去你却在犹豫

雷狮,18岁,

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此时面临着一个史诗级难题。



"雷狮你快来呀超好玩的啊!"



他的小男朋友金

今年未满16岁

就在刚刚他跳进了百货商场中供小孩子玩的海洋球中,并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呼叫我下去。


雷狮:对不起我选择死亡。







6.谁都没错只是立场不同

"我觉得肉粽子才是王道。"

"我去你妈个冬瓜明明甜粽子才是王道。"

"不不不小鬼你听我跟你讲肉粽子哪里好..."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不看不看王八下蛋。"

"你小子不是肉食动物吗!!?"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肉粽子就是邪教,你不答应那就分手吧。"

"再见了我要跟我的肉粽子过一辈子。"









两天后

"咳...其实甜粽子也不错嘛。"

"嗯哼♪"

"喂我先跟你讲好我才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才刻意去吃甜粽子的,没办法卡米尔硬塞给我的。"

"什么卡米尔也喜欢甜粽子吗??再见了雷狮拜拜了您呐我找卡米尔去了。"

"???"











卡米尔:计划通,傻狍子大哥。








7.我们的爱情原来是我一人的臆想(原著向,除了中间寒冰胡那段其他都是我编的)


雷狮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凹凸大厅。

像这样弱小无力的人类,

凭什么能把笑容天天挂在脸上?

凭什么能天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又是凭什么随意舍弃了原本安逸的生活来参加充满着未知危险的凹凸大赛?

这么多的凭什么如同一团乱麻逐渐被搅和在一起,迅速占据了雷狮的整个脑袋。

但雷狮是什么人?堂堂的雷皇星三皇子,即使他放弃争夺王位的机会选择了出逃当一个恶贯满盈的宇宙海盗,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着身为王族的天生的傲慢气质。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废大力气来了解他呢?

雷狮剔除脑内的对金的想法,掂了掂自己肩上的雷神之锤,对着还在围观的其他海盗团的成员命令道: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可是大哥,这个金发小子好像和大赛第二的格瑞关系很好的样子,我们要不要再观察一下以后万一有需要的话..."

"老大老大要不...我跟他去会会——嗷干吗打我??"

佩利不耐烦地打断了卡米尔,搓着双手,一副跃跃欲试的冲动模样。帕洛斯见状便一手刀打在了佩利的脑袋上。

"傻狗安静点,听雷狮老大的。"

"哦——不对我才不是傻狗!!"

"行了都给我闭嘴。至于那个小子,等他预赛过了再说吧,现在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渣滓罢了,还没有值得让我来观察的资本。"

雷狮傲慢地抬头瞥了一眼还在不停骚扰格瑞的金,清空脑袋里对他的猜想,轻微冷哼了一声便抬脚走人。






雷狮第二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寒冰胡碰巧遇上的。

雷狮海盗团在寻找鬼天盟的路上很不巧的迷路了,恶贯满盈的又是实力强劲的队伍自然没有人敢靠近甚至是随意搭话。但事情总有例外,金刚好也在这一块儿附近迷了路,又恰好撞见了同样是迷路的雷狮海盗团。

"喂那边的小子,知道去‘鬼天盟’怎么走吗——?"

帕洛斯首当其冲朝着不远处一脸无辜蠢样的金还算礼貌的问道。

"知道啊——不过你们去鬼天盟做什么?"

"不关你的事儿,乖乖给我们带路就好。"

"当然关我的事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鬼天盟的一员啊!"

金毫无防备地就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不认识的人,还自豪地拍了拍胸脯。

雷狮却因此对金更是嗤之以鼻,随随便便就把家底报给敌人的蠢货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要不是加入了鬼天盟这个还算庞大的弱小者组织,估计早就不知道死在了那个街角旮旯里吧。

"哇喔——中奖了♪竟然是鬼天盟的人。不过...你们不都是喜欢戴着奇怪的面具吗?"

帕洛斯佯装惊喜地吹了个口哨,或许是出于骗子的本能,帕洛斯还特地试探了一下金,毕竟身为骗子怎么可能会被其他人蒙骗呢?

"呃嗯...唔...总...总之,如果你们不说清楚来意,我是不会带你们去基地的!"

金眼神飘忽着应付着帕洛斯的提问,随后又支支吾吾地扯开了话题。

"臭小子,口气很大嘛!?"

急性子的佩利根本受不了这样磨磨唧唧的对话,冲动的本性使他不顾一切的朝着金冲了过去,可没想到的是,金居然一个闪身躲过了他的攻击。

佩利又是一个快速的地转身去抓把背后暴露给敌人的金,可惜又被金一个骨骼惊奇给躲了过去。

站在不远处的雷狮看金的眼神里不禁多了几分玩味。

冲撞,跳起,飞扑...佩利做了许多次的尝试却依旧没有能真正触碰到金。佩利虽然内心很不爽,但是对金能躲过多次他的攻击又感到有些兴奋。

"速度不赖啊,有点意思。"

金缓缓站起身,转过头来,发现在躲避佩利的猛烈攻击时自己已然被敌人所包围,四面楚歌。

雷狮扛着雷神之锤也慢悠悠地走到了佩利的身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忽然有些期待金的能力会是什么样子的。

"还是劝你不要反抗比较好哦,真的会死的——"

帕洛斯面带微笑,善意地做出了最后的提醒。

金看着周围一圈的对手也难免有些紧张,右手紧紧地攥紧,似乎是马上就要与这四人进行殊死搏斗。

"对不起,请到此为止吧。"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金也随着雷狮海盗团一齐向后看去,来人戴者诡异的面具,长长的黑袍遮盖住了他的野望与不羁,他正是鬼天盟的领袖,也是雷狮海盗团正在寻找的人物——鬼狐天冲。

雷狮虽然对鬼狐打断了他们围剿金的活动感到不满,但随后又因最终还是达到目的感到满意,脸上露出一抹玩味不屑的笑容。

"小心啊鬼狐!他们是——"

金有些急切地对着逐渐靠近的鬼狐大声提醒道。

"emmmm...你们是谁来着?"

"诶??"

帕洛斯与卡米尔同时对金的无知感到震惊。

"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客人。"

语毕,鬼狐还毕恭毕敬地朝着海盗团的各位低下了头。

"客人?可是——"

"好了金,这里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鬼狐快速打断了金的担忧,并轻轻搭上金的肩膀,拍了拍他示意让他不用担心自己。

"哦——"

金犹豫着答应了鬼狐,又回头瞄了一眼雷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而为,雷狮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是噙着那一贯的笑容,似乎是默许了金的离开,佩利却因打架被终止而不满地切了一声。


"您来的比约定时间早很多啊,雷狮大人——还有雷狮海盗团的各位。"

鬼狐还是那副恭敬的样子朝着雷狮行了一个较为正式的礼,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在后面又加了一句话。

"雷狮海盗团...?"

金在离开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之后便识相地迅速离开。

"准点守时并不是我们宇宙海盗的风格——"

雷狮漫不经心地回答鬼狐的问题,然后似是威胁般一个转手就把原本扛在肩上的雷神之锤牢牢握在手中。

"——先发制人,才是我们的传统!"






雷狮第三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个森林中狩猎的时候。

即使是雷狮海盗团这样的高排名团队也是需要靠狩猎来赚取积分保持住目前的排名,更何况是位居第四名的雷狮,只要稍有差错就有可能被后面紧跟着的第五名反超。

很明显的是,分散开去狩猎的方法是较为高效的,因此他们暂时分开,各自找寻着合适的猎物去进行撕咬。

对于雷狮来说,狩猎的日常让他感到枯燥乏味,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与强劲的敌人互相进行搏斗,不决出胜负就不停止的残酷游戏。

在杀死了沿路上的三个实力勉强还算看得上眼的对手后,毕竟还是个人类,雷狮明显有些疲累。

"咦?你是雷狮海盗团的..."

充满着警惕意味的少年音在不远处响起,雷狮下意识地抹掉了沾染在脸颊上的敌人的血渍,刚准备放下的锤子又再次被高举。

"你你你想干吗?我可不想跟你打不要逼我动手!!!"

金双手护住胸前,往后退了几步,向雷狮示意自己并没有敌意。

"你废话可真多——"

狮子即使是追捕一只兔子也必定会使出全力。因此雷狮并没有感到放松,反倒是举起了手中雷神之锤。天空中的云雾逐渐聚拢,在一瞬间又被染成了墨黑色,"滋滋——"的电鸣声穿透耳膜,蓝紫色的雷电示威性地缠绕在雷狮的锤子周围。还残留着的闪电撕裂天空,紧接着又丝毫没有征兆地降了下来,不给敌人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

纵使金的速度不赖,也难以抵挡的住实力比自己强上太多的对手的全力攻击。但幸运的是,他也仅仅是受了点皮外伤。

"哦——?很不赖嘛?可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属于雷狮的自尊心是不会让他草草收手的,紧随其后的第二道闪电也落了下来。这一次的攻击,用了雷狮近乎全部的力量,即便是金也难以在这道闪电下存活下来。

"够了。"

一把巨大的剑横在了金的头顶,雷电打在了剑上便瞬间消失不见,而剑上仅仅是出现了一些细小的伤痕。

"哼——格瑞吗?鬼狐那家伙..."

雷狮对于格瑞的出现感知到了危险,自己已然有些疲惫,刚才的那两道攻击更是用尽了他所剩无几的元力,此刻与格瑞对上,他绝对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优势。

"怎么?想杀了我吗?你的朋友被我打伤了,想趁现在报复我吗?"

"我可没兴趣跟你打。"

格瑞冷静地收回了自己的裂斩,望了望金被灼伤的还留着血的手臂,微皱眉头,紧接着再次举起裂斩,刀尖朝着雷狮,一字一句道:

"但是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也不介意。"

"格瑞..."

金有些担忧地望了望自己的发小,拉了拉对方的衣袖表达自己的不安。

"哈——我雷狮还不需要别人的同情,要打的话就快点!"

雷狮不甘示弱地重新举起了雷神之锤,强大的自尊心再次支撑着他站了起来,绛紫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

"大哥——我们回来了。"

"哇这什么情况?在打架吗带我一个!!"

"雷狮老大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呢♪"

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雷狮海盗团的各位成员都陆陆续续从各处回到了基地。

"...走了,金。"

"哦...哦。"

格瑞带着金离开了现场,雷狮也因此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没有把握是否能在格瑞的裂斩下存活。





雷狮第四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上。


在亲眼见证过金那种夸张的黑色实力之后,雷狮对于这个勉强通过预赛的傻小子提起了一点兴趣,话说回来也只不过是一点罢了。当然,他也不免对金产生了一些警惕,所以他决定做一些行动。



"喂——那边的傻小子,过来。"

"雷狮!!?我我我走了再见!!"

金以夸张的姿势飞奔着离开,雷狮自然不会放任他随意离开,他一下抓住金的后领把他提了起来,嘲讽的神色浮现在他的脸上。

"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不自量力。"

"可...可是格瑞说过..见到就要跑...唔!!!"

金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不能说出口的话后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格瑞格瑞,他是你什么人啊?行了给我坐那儿。"

雷狮不满的把金放了下来,示意他坐在一旁的那块草地上。可金却倔强的地一动不动,嘟着嘴巴闷闷地站在一边。

"叫你坐下就坐下,还是说你想尝尝我的雷神之锤——?"

雷狮自己先盘腿坐在了草地上,又黑着脸警告着金,蓝紫色的细小电气再次出现在雷狮的手上。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

金愤愤地一屁股坐在了离雷狮不远的草地上,歪过头去不看雷狮那张令他害怕的脸。

此时的太阳已然敛去光辉,夕阳把它的光芒射向湖面,微风乍起,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 剩下的余晖便懒懒地打在了坐在草地上沉默的两人身上。

"...喂,你是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啊?"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雷狮还是忍不住朝着金搭话。

"我?我是来找姐姐的!嗯...还有格瑞!"

金一提到自己的姐姐,双眼就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是雷狮熟知的光彩。

"姐姐?"

"对,我的姐姐三年前也来参加了凹凸大赛,虽然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我认为她不会有事的!她很强的!!"

"哈?历届凹凸大赛从没有过生还者,你不知道吗?就为了寻找一个死人来参加凹凸大赛,真好奇你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

雷狮对金的回答感到失望与无趣,还以为金有着更加悲惨或是重大理由才来参加大赛的。

"不可能!我姐姐一定还活着的,她那么强,不会轻易就死了的!我一定会找到她后带她回家的!"

"嗤,怕不是你在找到她之前自己就被杀死了。"

雷狮嗤笑金的这份半吊子的觉悟,感觉自己和这么一个傻小子来套取情报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我...我才不会死呢!!我可是有伙伴的!大家一起的话就是所向披靡的!"

金逆着光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即将落下的太阳挥了挥自己紧握的拳头,钴蓝色眼眸中的自信与信任仿佛太阳一般耀眼。

"雷狮你...呃...不是还有雷狮海盗团吗?他们难道不是你的伙伴吗?"

"谁允许你提问了?给我坐下。"

"哦..."

金害怕自己的生命会被不高兴的雷狮成为发泄工具,只好再次坐在草地上等待着雷狮说话。

"...他们才不是我的伙伴,我没有伙伴,只不过是一个大家相互利用的组织罢了。"

半晌,雷狮才无所谓地回答道。

"你怎么可以不相信自己的伙伴呢?他们是朋友,更应该要好好相处互相扶持不是吗?"

金有些控制不住地有些恼怒,对着雷狮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点音量。

"哼,你所谓的朋友里那个星月魔女可不一定会这么想,到时候自己被杀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凯莉她才不会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她就不会这么做呢?况且你的实力也在日渐增长,对于她来说除掉这样一个还有成长空间的对手也是有利的。"

雷狮没有转头去看金气鼓鼓的脸,冷静地在一旁分析道。

"她...不会这样做的...她不会..."

"够了,跟你这种白痴套情报是我的错,真是浪费时间..."

雷狮对于金的这种无差别相信自称是朋友的人感到郁闷与无趣,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还粘着的草屑,扛起雷神之锤便抬脚走人。

"喂!你都没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喂——"

"等你有了和我对打的实力后再说吧。"

雷狮没有回头,只是举了举自己的锤子后便离开了。

"什么啊这么拽..."







雷狮第五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



"雷狮,你就别挣扎了怎么样?被我们这么多人包围的话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你也打不过的吧?"

周围约摸40人中的领头人不怀好意地笑着,嘲笑着雷狮此刻的现状。

"嗬——我雷狮还没怕过谁。即使是受伤的狮子也仍旧是狮子,捏碎一群小虫子还是游刃有余的!"

雷狮眼底的沉着浓厚的阴霾,那是一种仿佛要把眼前的敌人通通撕碎的强烈战意。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看你能撑多久——"

"喂你们在干什么?"

熟稔的少年音再次在雷狮耳边响起,亮金色的发丝随金的奔跑在风中晃动,显眼极了。

"我们大人办事,小孩子滚一边去,还是说你想跟这家伙一起死?"

领头人抛了抛自己的匕首,银色表面反射出刺眼的光。

"你们怎么能围攻一个受伤的人...是你!!?"

金拨开人群,发现被包围着的正是那个雷狮,他不免有些惊讶。

"小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会死的。"

领头人耐不住性子和金继续兜兜转转,他把匕首抵在金的脖子边上,狰狞的神色貌似下一秒就要割断金的喉咙。

金难得的犹豫了一下,他完全有能力立即逃跑不去管雷狮的死活——似乎本来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联系。他带着迷茫的眼神看了雷狮一眼,雷狮还是那副老样子,嘴角擒着一抹傲慢的微笑,似乎被围在中间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他也没有遭受着生命威胁。

"好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再见了——傻子"

那人手里的匕首一用力,几乎马上就要插进金喉咙的时候,金一个骨骼清奇躲开了他的攻击。那人愤愤地召集了伙伴一起围攻他们两个,金和雷狮背对背,眼睁睁看着圈子范围一点点变小。

"听好了小鬼,9点方向有个会用远程武器的,你先干掉他,你离他最近。剩下的人都交给我。"

说完,还不曾等金反应过来,雷狮已经冲了出去,雷神之锤猛砸在地面,放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紫色的雷电撕裂空间,闪电一般飞速朝着人群蹿了过去。

"小鬼——这可是战场!你想发呆到什么时候去!!?"

金这才回过神,召唤出金黄色的矢量箭头,扭曲着向着那个远程射手冲了过去,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金的矢量箭头死死的缠绕住动不了身子。

"很好,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那一瞬间,强烈的雷电全部一口气迸发了出来,瞬间倒下了一大部分人,剩下的人则倒吸了一口凉气。

金看着这样子的雷狮不禁有些呆住了,连矢量箭头有些松动了都没有察觉,被捆绑着的人有机可乘,他举起弓箭,目标是金,发出了强力的一支箭。

"呯——"

闪电灼烧了那支箭后迅速击溃了那个妄图袭击金的人,雷狮因分心于搭救金而被敌人砍到了手臂。

"雷狮!!你没事吧!!?"

"管好你自己,下次我可不会来救你了!"

(打斗过程不写了太累了(-ι_- ))

最终还是属于雷狮的胜利,在亲手结束领头人的生命之后,雷狮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下子坐在地上,倚着一颗大树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也不管是否还会有敌人。

"...你救救他吧!"

"哈?...凭什么?"

".......求你..."

".......啧..."

是谁?

是谁在说话?

睡梦中的雷狮迷迷糊糊听见了两个人的声音,但是身体上的伤口和意识的模糊使他再次陷入沉睡。




雷狮第六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个清爽的早晨。

雷狮扶着额慢慢站起,长时间的深眠使他身体僵硬。他忽然发觉自己的手臂上有包着层层叠叠的绷带,不仅是手臂上,还有之前各处受伤的地方。他当然知道金是做不来这些复杂的救援,肯定是请来裁判球来帮忙的,可他同时又没什么积分,一定是向他所谓的朋友借来的,所以才会有那段对话。

他看着远远躺在另一边的睡着了的金,心底虽然有一点点的感动,但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

"喂小鬼,醒醒。"

没有回应。

鬼使神差的,雷狮低下了自己的脑袋,附身去看睡得毫无防备的金的脸颊。金的确生了一张眉目清秀的脸,令人心生喜爱的稚嫩和一点点的俏皮顽劣。金呼出的气轻轻打在了雷狮的脸上,突然感觉空气有点燥热。雷狮对自己突然蹦出的想法感到有些害怕,赶紧离开了金的身边。

"雷狮...?你醒了吗?"

金被吵的强制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吞吞地站起了身子。

"嗯。"

雷狮没有过多的回答金,也没有转脸去嘲讽他的所作所为。

"..."

空气又回归了宁静,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但却也没有一人先行离开。最终还是金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雷狮你...之前问我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那你又是为什么来参加呢?"

"哈?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雷狮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对于金的提问表示自己并不想回答。

"可是我之前都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了!你不告诉的话就...就非常的不公平!!"

"公平?我为什么要和你讲公平,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人自己本身都要分三五九等,还哪来的公平可说呢?"

"可是...可是...诶我不管了!你不跟我讲我就绝对不会让你走的!"

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雷狮,雷狮身子一僵,随后便恶狠狠地瞪着金。

"放手,小鬼,你想被我的雷电烤成焦炭吗?不要以为你帮我治疗了我就会有多感激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好啊!那你就把我烤成焦炭吧!反正你不给我讲我是不会放手的!"

雷狮握紧了手中的雷神之锤,紫色的电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但最终雷狮只是叹了口气,还是松开了那只紧握着武器的手,改为拍拍金紧紧拥着他腰部的双手示意他松手。

"行了,在这里用雷电的话我怕不小心电到自己,真是服了你了,给你讲还不行吗?"


(反正balabala一堆大家都知道的雷狮的故事就不写了嘿嘿)

"所以我就逃出来了,带着我的弟弟劫了一艘飞船,然后就来到了凹凸大赛。没了。"

雷狮讲完这么一大堆,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后,看金的反应如何。

金难得的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没意思?早就说了..."

"雷王星...到底在哪儿啊??"

"...跟你说这么多的我真是白痴,你是从哪个乡下来的连雷王星都不知道??"

"我?我的家乡是登格鲁星哦!格瑞和姐姐都是那里的人!"

雷狮迅速在脑内搜寻着登格鲁星的资料,可惜他什么也没找到。

"登格鲁星?是干什么的?"

"嗯...大概是挖矿的吧!"

"哦——怪不得,原来是个挖矿的贫瘠乡下星球。"

"什么!!?我们才不是什么乡下星球呢!"

"看你这副傻样就知道你们的生活并不好,就是因为生活不好才导致你缺少教育。"

雷狮感觉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

"雷狮!你想打架吗!!?"

"好啊,来啊。"

他们两人应声跳了起来,各自进入战斗状态。

"算了,和一个受伤的人打架并不是一位优秀的登格鲁星勇士该做的事情。"

金无奈地摊了摊手,转身便准备离开。

他的脚步忽然停住了。

"...谢谢你给我讲这些,我想..."

他顿了顿,似是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我有点喜欢上你了吧。"

金转过头来,微风吹起了他的发丝,露出了他微红的脸颊。金笑着看着雷狮,虽然眼底透露着一丝不安,但却被更多的信任迅速覆盖。

雷狮睁大了双眼,而后又轻笑一声,像他平常一样调侃道:

"被小鬼喜欢,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啊,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蠢蛋。"

"哈?我说的喜欢是朋友上的,朋·友·上·的!!果然我还是讨厌你!!!再见。"

被雷狮这么一调侃,红晕迅速占据了金的整个脸颊,他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羞愧而后悔,只好跺跺脚气愤地离开了现场。

雷狮就这样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刚才听到金的'表白’之后,心竟也不争气的鼓动了一下。雷狮不清楚这样的情感是从何时开始的,又是怎样产生的,他不明白。




"话说回来,那小子的身上真的是一股奶味..."


雷狮迎着风喃喃自语。













"我大概,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吧。"





至此之后,雷狮经常会见到金,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连雷狮海盗团的佩利都察觉到了老大明显的不对劲。雷狮也通过这一次次的会面逐渐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他的的确确无可厚非地爱上了金——一个对他来说本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傻男孩。

"大哥你...是不是对那个金发小子有些过多关注了?"

卡米尔担忧地拉住了雷狮的衣角,带着不确定的语气疑惑地询问着自己所崇拜的大哥。

雷狮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卡米尔在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大哥你也明白的吧?凹凸大赛只能活一个人,而生者是必须踩着别人的尸体才能真正获得胜利的。我的这条命,是大哥救来的,所以我愿意成为大哥的垫脚石,但是其他人可就不会这么想了,更何况是一个不相关的外人..."

"够了卡米尔,不用再说下去了,我自有分寸。"

卡米尔对于自家大哥一向强硬的口气无奈地叹了口气,离开前又缓缓提醒道。

"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大哥你...好好想想吧,你看那个小子的眼神可绝对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无所谓。"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雷狮跌坐在床上,窗外夜空中的明月带着月光悄然溜进了雷狮的房间,星光闪烁着,努力地散发自己几乎微不可见的光芒。雷狮突然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无力,他从前是三皇子,骄傲的皇族,现在是海盗,凶恶的通缉犯。可是此时此刻却陷入了深渊之中。他的傲慢和狂妄被消磨殆尽,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怯弱和妄想。

他是知道的,金的那个发小看金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青梅竹马该有的眼神,而金看着他的时候,眼里也同样有着眷恋和依赖的情感。光是这一点,雷狮觉得自己就已经输了,输的彻底。所以他不敢和金挑明自己的想法,他害怕金会因此而厌恶他,远离他。

他是一个胆小鬼,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雷狮第2次见到凯莉的时候,是在他们一起打败了创世神之后。

为了消除创世神为他们专门安装的元力与武器,必须还要留在这个地方一段时间,因为没有人敢想象残暴的创世神所赋予的强大元力的副作用,所以所有人都决定再停留一段时间。当然,该生活的还是要生活的,只不过少点了勾心斗角和生死博弈罢了。

雷狮海盗团也还是和从前一样,横行霸道。他们决定在消除完元力之后找到一艘宇宙飞船,到各种星球去探险,延续他们的霸行,传播他们的名气,让全宇宙的人类都忌惮着雷狮海盗团。而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消除会对自己有害的物质,所以选择了暂时不搞大活动。



"歪老大,外面有个女人找你?要我帮你打回去吗?"

佩利敲了敲雷狮房间的门。

"女人?谁?"

"不知道,好像是自称为什么星月..."

"我知道了,让她先等着。"

"喔..."



凯莉有些烦躁地站在门外跺着脚,说好同意让我见他却又让我在门外等这么久,怪不得追不到金。

"星月魔女是吧?来找我干什么?"

雷狮打开了门,倚在门框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位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只会耍点小聪明的女人。

"嗯哼,我是来告诉你,金他准备要和喜欢的人表白了♪"

雷狮的笑容忽然僵持在脸上。

"嘛啊——意料之中的表情呢,呼呼呼♪"

凯莉快速地捕捉到了雷狮一闪而过的失落心情,得意地嘲讽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最好全部交代出来——"

雷狮黑着脸,不快地示意凯莉赶紧说出一切。

凯莉不慌不忙地在他面前踱步,随后又吃吃笑了两声便慢吞吞地说道:

"我知道哦,什么——都知道。你喜欢金,格瑞也喜欢金,嘉德罗斯可能也对金有意思,不过目前他还在推测中,不太好确定。"

"你知道金为什么最近不来找你了吗?因为他被那些情敌们给拖住了呀!"

"虽然他们做的当然也是无用功,因为金都已经决定要表白了。所以,你要做出点行动吗?"

『嘛——估计也没用♪』

凯莉说完这些话后便转身就走,不再去看雷狮的表情,对于她来说,嘲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雷狮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路过的佩利好奇地看着雷狮郁闷的背影,有些奇怪地挠了挠头。

"咦?那个星月啥啥不是说有个好消息给雷狮老大吗?怎么老大现在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兴啊??"

"好啦好啦,大人的事情你少管,乖乖当一只蠢狗狗就可以了。"

帕洛斯慈爱地抚摸着佩利的脑袋。

"哦——不对我才不是狗呢!!"

"好好好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

"别拿我当狗狗哄!!!"

雷狮无视了客厅中传来的吵闹声,他在房间内暗暗决定。





是时候做出了断了。





雷狮第52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他亲自去找金的路上。


"雷狮?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金看着雷狮的眼神有些奇怪,视线飘忽不定像是在躲避着些什么的样子,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已。

『果然还是有些防备我吗?』

雷狮不免心情有些莫名的低落。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况且我要来找你的话必须要穿过这个地方。"

"你找我?我我我正好也要找你来着..."

"?那你先说。"

"不不不果然还是你先说吧。"

雷狮微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让你说就说,赶紧的。"

"不不行,要不这样我们俩一起说吧!!"

"哈?什么..."

雷狮对现在的状况有些懵逼。

"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说!一,二,三..."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诶?"


两道同样的话语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同时响起,金惊呼了一声,脸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雷狮对于金的表白也有些愣住了,两个人都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雷...雷狮...你...你真的也喜...喜欢我吗?"

金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仅留出一条缝来观察对面的雷狮的表情。

"啊,是啊,很早就喜欢了啊,你。"

雷狮对于自己之前的胆小举动感到羞耻和愧疚,早知道这小鬼也喜欢自己的话...

"我,我也是早就喜欢上雷狮了啊!"

金赶紧大声地朝着雷狮喊道。


"那么你,愿意成为海盗夫人吗?"

雷狮一把抱住金的细腰,紧紧禁锢住了他略显单薄的身子,轻声在他耳边低语。

但又立刻想起什么的样子恶狠狠地威胁他:

"不答应的话就杀了你。"

"哈?你这是请求别人的态度吗?我果然还是讨厌你的!!!"

金挣扎着妄图从雷狮的怀中逃出,不久他便发现这无疑是无用功。

"不是别人是老婆,就算你讨厌我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雷狮的手臂越收越紧,不给金哪怕是一点点的离开他的机会。

"才不是!!我是男的!你...放手啊!!!"

"啧,你废话可真多啊——"

雷狮对于金的反抗感到不满,便恶狠狠地将自己的唇贴在了金的唇上,极具侵略性的吻让金喘不过气来,温热的舌头扫过金的上颚,引起怀中人儿的一阵轻颤。

这个绵长的吻被金草草结束,雷狮有些吃痛地捂住自己被咬出血的嘴唇,一道血痕清晰可见。

金楞楞地看着雷狮在抹去唇上血迹的同时不小心擦到了脸上,让本就帅气的脸庞看上去多了份色气。金不自觉地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下去。

"你小子还真敢下口啊,看来不好好调♂教一下是不行的了。"

"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车下次补档给你们ww)

雷狮看着枕边因疲劳而昏昏欲睡的金的侧脸,感觉到了无穷的满足和温暖。

他对着金的脸颊,带着餍足,轻轻地啄了一下。

另一边的金,却在雷狮看不见的角落里悄悄地红了脸。













——我们的爱情原来是我一人的臆想











——现在转变成了事实。

『雷金』太丢脸了退群吧




☆我可能是个傻子

☆不我就是个傻子

☆群里的大佬好多都码了刀子只有我是段子..

☆挑了几个梗来写,大部分都是傻白不甜的,明明给的梗都是虐梗😂😂😂

☆角色ooc非常非常严重所以请雷狮厨和金厨放下手上的屠刀观看本文,谢谢配合

☆骚话很多注意!准备好了就继续吧!






go?








1.你的死亡我拯救不了



雷狮最终还是来晚了一步

被敌人包围住的金孤身一人与他们短兵相刃,最终还是一个失误被敌人钻到了空子。

"金..."

熠熠生辉的钴蓝色的眸子此时却失去了它应有的神采,惨金色的发丝在风中无神地飘动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一不证明了打斗的激烈程度,那张雷狮最喜爱的笑颜此时却被厚厚的血污沾染看不清楚。

雷狮没有走上前去抱住他或是埋怨上天的不公,仅仅是站在他的身前,久久没有说话。敌军的进攻与队友的吼叫声都没有使他离开。

雷狮慢慢地举起了自己手上的剑,喃喃自语道:

——我拯救不了你的死亡

——所以只好由我去陪你了。










"雷狮你他妈的有病啊你干吗给野怪送啊傻逼啊我好不容易上的钻石又掉回了铂金我操!!"

金暴起,以刀劈狮首,又数刀毙之,狮卒。











2.我们最终渐行渐远


"小子,我想我是越来越不理解你了。"

"是吗?所以呢?"

"所以,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全部吃完。"

雷狮看着桌上自己爱人精心准备的马赛克,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雷狮:我堂堂雷狮怎么就成了妻奴??








3.久别重逢后的拔刀相向


"金,好久不见了。"

雷狮戏谑地看着金,手上的刀具却未曾因许久未见的恋人的出现而放下。

"是啊,你还有脸回来?"

金看着对面的雷狮,展露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微笑。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垃圾话少说,你回来干什么?"

"想你了就回来了。"

"屁你会想我?在外面过的好不逍遥自在是吧?"

"呵。要来切磋一下吗?"

"哼,来呀,让我瞧瞧你都在外面学到了点什么。"

刀应声被从刀鞘中取出,光的发亮的刀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金一个手起刀落——







蔬菜被迅速切成了几段,雷狮也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切好的蔬菜和肉类被放进了锅子中烹煮,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雷狮又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金仔细地装饰着盘子里的食物,雷狮又双叕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


两位厨师在厨房间斗天斗地斗智斗勇其乐无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4.骗子唯一的一句真话却无人相信




帕洛斯: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老大和那个金毛小子搞到一起了,真的。











5.我跳了下去你却在犹豫

雷狮,18岁,

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此时面临着一个史诗级难题。



"雷狮你快来呀超好玩的啊!"



他的小男朋友金

今年未满16岁

就在刚刚他跳进了百货商场中供小孩子玩的海洋球中,并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呼叫我下去。


雷狮:对不起我选择死亡。







6.谁都没错只是立场不同

"我觉得肉粽子才是王道。"

"我去你妈个冬瓜明明甜粽子才是王道。"

"不不不小鬼你听我跟你讲肉粽子哪里好..."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不看不看王八下蛋。"

"你小子不是肉食动物吗!!?"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肉粽子就是邪教,你不答应那就分手吧。"

"再见了我要跟我的肉粽子过一辈子。"









两天后

"咳...其实甜粽子也不错嘛。"

"嗯哼♪"

"喂我先跟你讲好我才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才刻意去吃甜粽子的,没办法卡米尔硬塞给我的。"

"什么卡米尔也喜欢甜粽子吗??再见了雷狮拜拜了您呐我找卡米尔去了。"

"???"











卡米尔:计划通,傻狍子大哥。








7.我们的爱情原来是我一人的臆想


雷狮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凹凸大厅。

像这样弱小无力的人类,

凭什么能把笑容天天挂在脸上?

凭什么能天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又是凭什么随意舍弃了原本安逸的生活来参加充满着未知危险的凹凸大赛?

这么多的凭什么如同一团乱麻逐渐被搅和在一起,迅速占据了雷狮的整个脑袋。

但雷狮是什么人?堂堂的雷皇星三皇子,即使他放弃争夺王位的机会选择了出逃当一个恶贯满盈的宇宙海盗,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着身为王族的天生的傲慢气质。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废大力气来了解他呢?

雷狮剔除脑内的对金的想法,掂了掂自己肩上的雷神之锤,对着还在围观的其他海盗团的成员命令道: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可是大哥,这个金发小子好像和大赛第二的格瑞关系很好的样子,我们要不要再观察一下以后万一有需要的话..."

"老大老大要不...我跟他去会会——嗷干吗打我??"

佩利不耐烦地打断了卡米尔,搓着双手,一副跃跃欲试的冲动模样。帕洛斯见状便一手刀打在了佩利的脑袋上。

"傻狗安静点,听雷狮老大的。"

"哦——不对我才不是傻狗!!"

"行了都给我闭嘴。至于那个小子,等他预赛过了再说吧,现在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渣滓罢了,还没有值得让我来观察的资本。"

雷狮傲慢地抬头瞥了一眼还在不停骚扰格瑞的金,清空脑袋里对他的猜想,轻微冷哼了一声便抬脚走人。






雷狮第二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寒冰胡碰巧遇上的。

雷狮海盗团在寻找鬼天盟的路上很不巧的迷路了,恶贯满盈的又是实力强劲的队伍自然没有人敢靠近甚至是随意搭话。但事情总有例外,金刚好也在这一块儿附近迷了路,又恰好撞见了同样是迷路的雷狮海盗团。

"喂那边的小子,知道去‘鬼天盟’怎么走吗——?"

帕洛斯首当其冲朝着不远处一脸无辜蠢样的金还算礼貌的问道。

"知道啊——不过你们去鬼天盟做什么?"

"不关你的事儿,乖乖给我们带路就好。"

"当然关我的事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鬼天盟的一员啊!"

金毫无防备地就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不认识的人,还自豪地拍了拍胸脯。

雷狮却因此对金更是嗤之以鼻,随随便便就把家底报给敌人的蠢货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要不是加入了鬼天盟这个还算庞大的弱小者组织,估计早就不知道死在了那个街角旮旯里吧。

"哇喔——中奖了♪竟然是鬼天盟的人。不过...你们不都是喜欢戴着奇怪的面具吗?"

帕洛斯佯装惊喜地吹了个口哨,或许是出于骗子的本能,帕洛斯还特地试探了一下金,毕竟身为骗子怎么可能会被其他人蒙骗呢?

"呃嗯...唔...总...总之,如果你们不说清楚来意,我是不会带你们去基地的!"

金眼神飘忽着应付着帕洛斯的提问,随后又支支吾吾地扯开了话题。

"臭小子,口气很大嘛!?"

急性子的佩利根本受不了这样磨磨唧唧的对话,冲动的本性使他不顾一切的朝着金冲了过去,可没想到的是,金居然一个闪身躲过了他的攻击。

佩利又是一个快速的地转身去抓把背后暴露给敌人的金,可惜又被金一个骨骼惊奇给躲了过去。

站在不远处的雷狮看金的眼神里不禁多了几分玩味。

冲撞,跳起,飞扑...佩利做了许多次的尝试却依旧没有能真正触碰到金。佩利虽然内心很不爽,但是对金能躲过多次他的攻击又感到有些兴奋。

"速度不赖啊,有点意思。"

金缓缓站起身,转过头来,发现在躲避佩利的猛烈攻击时自己已然被敌人所包围,四面楚歌。

雷狮扛着雷神之锤也慢悠悠地走到了佩利的身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忽然有些期待金的能力会是什么样子的。

"还是劝你不要反抗比较好哦,真的会死的——"

帕洛斯面带微笑,善意地做出了最后的提醒。

金看着周围一圈的对手也难免有些紧张,右手紧紧地攥紧,似乎是马上就要与这四人进行殊死搏斗。

"对不起,请到此为止吧。"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金也随着雷狮海盗团一齐向后看去,来人戴者诡异的面具,长长的黑袍遮盖住了他的野望与不羁,他正是鬼天盟的领袖,也是雷狮海盗团正在寻找的人物——鬼狐天冲。

雷狮虽然对鬼狐打断了他们围剿金的活动感到不满,但随后又因最终还是达到目的感到满意,脸上露出一抹玩味不屑的笑容。

"小心啊鬼狐!他们是——"

金有些急切地对着逐渐靠近的鬼狐大声提醒道。

"emmmm...你们是谁来着?"

"诶??"

帕洛斯与卡米尔同时对金的无知感到震惊。

"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客人。"

语毕,鬼狐还毕恭毕敬地朝着海盗团的各位低下了头。

"客人?可是——"

"好了金,这里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鬼狐快速打断了金的担忧,并轻轻搭上金的肩膀,拍了拍他示意让他不用担心自己。

"哦——"

金犹豫着答应了鬼狐,又回头瞄了一眼雷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而为,雷狮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是噙着那一贯的笑容,似乎是默许了金的离开,佩利却因打架被终止而不满地切了一声。


"您来的比约定时间早很多啊,雷狮大人——还有雷狮海盗团的各位。"

鬼狐还是那副恭敬的样子朝着雷狮行了一个较为正式的礼,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在后面又加了一句话。

"雷狮海盗团...?"

金在离开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之后便识相地迅速离开。

"准点守时并不是我们宇宙海盗的风格——"

雷狮漫不经心地回答鬼狐的问题,然后似是威胁般一个转手就把原本扛在肩上的雷神之锤牢牢握在手中。

"——先发制人,才是我们的传统!"






雷狮第三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个森林中狩猎的时候。

即使是雷狮海盗团这样的高排名团队也是需要靠狩猎来赚取积分保持住目前的排名,更何况是位居第四名的雷狮,只要稍有差错就有可能被后面紧跟着的第五名反超。

很明显的是,分散开去狩猎的方法是较为高效的,因此他们暂时分开,各自找寻着合适的猎物去进行撕咬。

对于雷狮来说,狩猎的日常让他感到枯燥乏味,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与强劲的敌人互相进行搏斗,不决出胜负就不停止的残酷游戏。

在杀死了沿路上的三个实力勉强还算看得上眼的对手后,毕竟还是个人类,雷狮明显有些疲累。

"咦?你是雷狮海盗团的..."

充满着警惕意味的少年音在不远处响起,雷狮下意识地抹掉了沾染在脸颊上的敌人的血渍,刚准备放下的锤子又再次被高举。

"你你你想干吗?我可不想跟你打不要逼我动手!!!"

金双手护住胸前,往后退了几步,向雷狮示意自己并没有敌意。

"你废话可真多——"

狮子即使是追捕一只兔子也必定会使出全力。因此雷狮并没有感到放松,反倒是举起了手中雷神之锤。天空中的云雾逐渐聚拢,在一瞬间又被染成了墨黑色,"滋滋——"的电鸣声穿透耳膜,蓝紫色的雷电示威性地缠绕在雷狮的锤子周围。还残留着的闪电撕裂天空,紧接着又丝毫没有征兆地降了下来,不给敌人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

纵使金的速度不赖,也难以抵挡的住实力比自己强上太多的对手的全力攻击。但幸运的是,他也仅仅是受了点皮外伤。

"哦——?很不赖嘛?可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属于雷狮的自尊心是不会让他草草收手的,紧随其后的第二道闪电也落了下来。这一次的攻击,用了雷狮近乎全部的力量,即便是金也难以在这道闪电下存活下来。

"够了。"

一把巨大的剑横在了金的头顶,雷电打在了剑上便瞬间消失不见,而剑上仅仅是出现了一些细小的伤痕。

"哼——格瑞吗?鬼狐那家伙..."

雷狮对于格瑞的出现感知到了危险,自己已然有些疲惫,刚才的那两道攻击更是用尽了他所剩无几的元力,此刻与格瑞对上,他绝对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优势。

"怎么?想杀了我吗?你的朋友被我打伤了,想趁现在报复我吗?"

"我可没兴趣跟你打。"

格瑞冷静地收回了自己的裂斩,望了望金被灼伤的还留着血的手臂,微皱眉头,紧接着再次举起裂斩,刀尖朝着雷狮,一字一句道:

"但是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也不介意。"

"格瑞..."

金有些担忧地望了望自己的发小,拉了拉对方的衣袖表达自己的不安。

"哈——我雷狮还不需要别人的同情,要打的话就快点!"

雷狮不甘示弱地重新举起了雷神之锤,强大的自尊心再次支撑着他站了起来,绛紫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

"大哥——我们回来了。"

"哇这什么情况?在打架吗带我一个!!"

"雷狮老大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呢♪"

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雷狮海盗团的各位成员都陆陆续续从各处回到了基地。

"...走了,金。"

"哦...哦。"

格瑞带着金离开了现场,雷狮也因此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没有把握是否能在格瑞的裂斩下存活。





雷狮第四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上。


在亲眼见证过金那种夸张的黑色实力之后,雷狮对于这个勉强通过预赛的傻小子提起了一点兴趣,话说回来也只不过是一点罢了。当然,他也不免对金产生了一些警惕,所以他决定做一些行动。



"喂——那边的傻小子,过来。"

"雷狮!!?我我我走了再见!!"

金以夸张的姿势飞奔着离开,雷狮自然不会放任他随意离开,他一下抓住金的后领把他提了起来,嘲讽的神色浮现在他的脸上。

"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不自量力。"

"可...可是格瑞说过..见到就要跑...唔!!!"

金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不能说出口的话后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格瑞格瑞,他是你什么人啊?行了给我坐那儿。"

雷狮不满的把金放了下来,示意他坐在一旁的那块草地上。可金却倔强的地一动不动,嘟着嘴巴闷闷地站在一边。

"叫你坐下就坐下,还是说你想尝尝我的雷神之锤——?"

雷狮自己先盘腿坐在了草地上,又黑着脸警告着金,蓝紫色的细小电气再次出现在雷狮的手上。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

金愤愤地一屁股坐在了离雷狮不远的草地上,歪过头去不看雷狮那张令他害怕的脸。

此时的太阳已然敛去光辉,夕阳把它的光芒射向湖面,微风乍起,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 剩下的余晖便懒懒地打在了坐在草地上沉默的两人身上。

"...喂,你是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啊?"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雷狮还是忍不住朝着金搭话。

"我?我是来找姐姐的!嗯...还有格瑞!"

金一提到自己的姐姐,双眼就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是雷狮熟知的光彩。

"姐姐?"

"对,我的姐姐三年前也来参加了凹凸大赛,虽然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我认为她不会有事的!她很强的!!"

"哈?历届凹凸大赛从没有过生还者,你不知道吗?就为了寻找一个死人来参加凹凸大赛,真好奇你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

雷狮对金的回答感到失望与无趣,还以为金有着更加悲惨或是重大理由才来参加大赛的。

"不可能!我姐姐一定还活着的,她那么强,不会轻易就死了的!我一定会找到她后带她回家的!"

"嗤,怕不是你在找到她之前自己就被杀死了。"

雷狮嗤笑金的这份半吊子的觉悟,感觉自己和这么一个傻小子来套取情报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我...我才不会死呢!!我可是有伙伴的!大家一起的话就是所向披靡的!"

金逆着光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即将落下的太阳挥了挥自己紧握的拳头,钴蓝色眼眸中的自信与信任仿佛太阳一般耀眼。

"雷狮你...呃...不是还有雷狮海盗团吗?他们难道不是你的伙伴吗?"

"谁允许你提问了?给我坐下。"

"哦..."

金害怕自己的生命会被不高兴的雷狮成为发泄工具,只好再次坐在草地上等待着雷狮说话。

"...他们才不是我的伙伴,我没有伙伴,只不过是一个大家相互利用的组织罢了。"

半晌,雷狮才无所谓地回答道。

"你怎么可以不相信自己的伙伴呢?他们是朋友,更应该要好好相处互相扶持不是吗?"

金有些控制不住地有些恼怒,对着雷狮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点音量。

"哼,你所谓的朋友里那个星月魔女可不一定会这么想,到时候自己被杀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凯莉她才不会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她就不会这么做呢?况且你的实力也在日渐增长,对于她来说除掉这样一个还有成长空间的对手也是有利的。"

雷狮没有转头去看金气鼓鼓的脸,冷静地在一旁分析道。

"她...不会这样做的...她不会..."

"够了,跟你这种白痴套情报是我的错,真是浪费时间..."

雷狮对于金的这种无差别相信自称是朋友的人感到郁闷与无趣,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还粘着的草屑,扛起雷神之锤便抬脚走人。

"喂!你都没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喂——"

"等你有了和我对打的实力后再说吧。"

雷狮没有回头,只是举了举自己的锤子后便离开了。

"什么啊这么拽..."







雷狮第五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



"雷狮,你就别挣扎了怎么样?被我们这么多人包围的话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你也打不过的吧?"

周围约摸40人中的领头人不怀好意地笑着,嘲笑着雷狮此刻的现状。

"嗬——我雷狮还没怕过谁。即使是受伤的狮子也仍旧是狮子,捏碎一群小虫子还是游刃有余的!"

雷狮眼底的沉着浓厚的阴霾,那是一种仿佛要把眼前的敌人通通撕碎的强烈战意。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看你能撑多久——"

"喂你们在干什么?"

熟稔的少年音再次在雷狮耳边响起,亮金色的发丝随金的奔跑在风中晃动,显眼极了。

"我们大人办事,小孩子滚一边去,还是说你想跟这家伙一起死?"

领头人抛了抛自己的匕首,银色表面反射出刺眼的光。

"你们怎么能围攻一个受伤的人...是你!!?"

金拨开人群,发现被包围着的正是那个雷狮,他不免有些惊讶。

"小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会死的。"

领头人耐不住性子和金继续兜兜转转,他把匕首抵在金的脖子边上,狰狞的神色貌似下一秒就要割断金的喉咙。

金难得的犹豫了一下,他完全有能力立即逃跑不去管雷狮的死活——似乎本来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联系。他带着迷茫的眼神看了雷狮一眼,雷狮还是那副老样子,嘴角擒着一抹傲慢的微笑,似乎被围在中间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他也没有遭受着生命威胁。

"好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再见了——傻子"

那人手里的匕首一用力,几乎马上就要插进金喉咙的时候,金一个骨骼清奇躲开了他的攻击。那人愤愤地召集了伙伴一起围攻他们两个,金和雷狮背对背,眼睁睁看着圈子范围一点点变小。

"听好了小鬼,9点方向有个会用远程武器的,你先干掉他,你离他最近。剩下的人都交给我。"

说完,还不曾等金反应过来,雷狮已经冲了出去,雷神之锤猛砸在地面,放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紫色的雷电撕裂空间,闪电一般飞速朝着人群蹿了过去。

"小鬼——这可是战场!你想发呆到什么时候去!!?"

金这才回过神,召唤出金黄色的矢量箭头,扭曲着向着那个远程射手冲了过去,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金的矢量箭头死死的缠绕住动不了身子。

"很好,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那一瞬间,强烈的雷电全部一口气迸发了出来,瞬间倒下了一大部分人,剩下的人则倒吸了一口凉气。

金看着这样子的雷狮不禁有些呆住了,连矢量箭头有些松动了都没有察觉,被捆绑着的人有机可乘,他举起弓箭,目标是金,发出了强力的一支箭。

"呯——"

闪电灼烧了那支箭后迅速击溃了那个妄图袭击金的人,雷狮因分心于搭救金而被敌人砍到了手臂。

"雷狮!!你没事吧!!?"

"管好你自己,下次我可不会来救你了!"

(打斗过程不写了太累了(-ι_- ))

最终还是属于雷狮的胜利,在亲手结束领头人的生命之后,雷狮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下子坐在地上,倚着一颗大树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也不管是否还会有敌人。

"...你救救他吧!"

"哈?...凭什么?"

".......求你..."

".......啧..."

是谁?

是谁在说话?

睡梦中的雷狮迷迷糊糊听见了两个人的声音,但是身体上的伤口和意识的模糊使他再次陷入沉睡。




雷狮第六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个清爽的早晨。

雷狮扶着额慢慢站起,长时间的深眠使他身体僵硬。他忽然发觉自己的手臂上有包着层层叠叠的绷带,不仅是手臂上,还有之前各处受伤的地方。他当然知道金是做不来这些复杂的救援,肯定是请来裁判球来帮忙的,可他同时又没什么积分,一定是向他所谓的朋友借来的,所以才会有那段对话。

他看着远远躺在另一边的睡着了的金,心底虽然有一点点的感动,但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

"喂小鬼,醒醒。"

没有回应。

鬼使神差的,雷狮低下了自己的脑袋,附身去看睡得毫无防备的金的脸颊。金的确生了一张眉目清秀的脸,令人心生喜爱的稚嫩和一点点的俏皮顽劣。金呼出的气轻轻打在了雷狮的脸上,突然感觉空气有点燥热。雷狮对自己突然蹦出的想法感到有些害怕,赶紧离开了金的身边。

"雷狮...?你醒了吗?"

金被吵的强制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吞吞地站起了身子。

"嗯。"

雷狮没有过多的回答金,也没有转脸去嘲讽他的所作所为。

"..."

空气又回归了宁静,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但却也没有一人先行离开。最终还是金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雷狮你...之前问我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那你又是为什么来参加呢?"

"哈?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雷狮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对于金的提问表示自己并不想回答。

"可是我之前都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了!你不告诉的话就...就非常的不公平!!"

"公平?我为什么要和你讲公平,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人自己本身都要分三五九等,还哪来的公平可说呢?"

"可是...可是...诶我不管了!你不跟我讲我就绝对不会让你走的!"

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雷狮,雷狮身子一僵,随后便恶狠狠地瞪着金。

"放手,小鬼,你想被我的雷电烤成焦炭吗?不要以为你帮我治疗了我就会有多感激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好啊!那你就把我烤成焦炭吧!反正你不给我讲我是不会放手的!"

雷狮握紧了手中的雷神之锤,紫色的电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但最终雷狮只是叹了口气,还是松开了那只紧握着武器的手,改为拍拍金紧紧拥着他腰部的双手示意他松手。

"行了,在这里用雷电的话我怕不小心电到自己,真是服了你了,给你讲还不行吗?"


(反正balabala一堆大家都知道的雷狮的故事就不写了嘿嘿)

"所以我就逃出来了,带着我的弟弟劫了一艘飞船,然后就来到了凹凸大赛。没了。"

雷狮讲完这么一大堆,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后,看金的反应如何。

金难得的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没意思?早就说了..."

"雷王星...到底在哪儿啊??"

"...跟你说这么多的我真是白痴,你是从哪个乡下来的连雷王星都不知道??"

"我?我的家乡是登格鲁星哦!格瑞和姐姐都是那里的人!"

雷狮迅速在脑内搜寻着登格鲁星的资料,可惜他什么也没找到。

"登格鲁星?是干什么的?"

"嗯...大概是挖矿的吧!"

"哦——怪不得,原来是个挖矿的贫瘠乡下星球。"

"什么!!?我们才不是什么乡下星球呢!"

"看你这副傻样就知道你们的生活并不好,就是因为生活不好才导致你缺少教育。"

雷狮感觉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

"雷狮!你想打架吗!!?"

"好啊,来啊。"

他们两人应声跳了起来,各自进入战斗状态。

"算了,和一个受伤的人打架并不是一位优秀的登格鲁星勇士该做的事情。"

金无奈地摊了摊手,转身便准备离开。

他的脚步忽然停住了。

"...谢谢你给我讲这些,我想..."

他顿了顿,似是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我有点喜欢上你了吧。"

金转过头来,微风吹起了他的发丝,露出了他微红的脸颊。金笑着看着雷狮,虽然眼底透露着一丝不安,但却被更多的信任迅速覆盖。

雷狮睁大了双眼,而后又轻笑一声,像他平常一样调侃道:

"被小鬼喜欢,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啊,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蠢蛋。"

"哈?我说的喜欢是朋友上的,朋·友·上·的!!果然我还是讨厌你!!!再见。"

被雷狮这么一调侃,红晕迅速占据了金的整个脸颊,他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羞愧而后悔,只好跺跺脚气愤地离开了现场。

雷狮就这样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刚才听到金的'表白’之后,心竟也不争气的鼓动了一下。雷狮不清楚这样的情感是从何时开始的,又是怎样产生的,他不明白。




"话说回来,那小子的身上真的是一股奶味..."


雷狮迎着风喃喃自语。













"我大概,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吧。"





至此之后,雷狮经常会见到金,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连雷狮海盗团的佩利都察觉到了老大明显的不对劲。雷狮也通过这一次次的会面逐渐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他的的确确无可厚非地爱上了金——一个对他来说本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傻男孩。

"大哥你...是不是对那个金发小子有些过多关注了?"

卡米尔担忧地拉住了雷狮的衣角,带着不确定的语气疑惑地询问着自己所崇拜的大哥。

雷狮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卡米尔在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大哥你也明白的吧?凹凸大赛只能活一个人,而生者是必须踩着别人的尸体才能真正获得胜利的。我的这条命,是大哥救来的,所以我愿意成为大哥的垫脚石,但是其他人可就不会这么想了,更何况是一个不相关的外人..."

"够了卡米尔,不用再说下去了,我自有分寸。"

卡米尔对于自家大哥一向强硬的口气无奈地叹了口气,离开前又缓缓提醒道。

"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大哥你...好好想想吧,你看那个小子的眼神可绝对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无所谓。"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雷狮跌坐在床上,窗外夜空中的明月带着月光悄然溜进了雷狮的房间,星光闪烁着,努力地散发自己几乎微不可见的光芒。雷狮突然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无力,他从前是三皇子,骄傲的皇族,现在是海盗,凶恶的通缉犯。可是此时此刻却陷入了深渊之中。他的傲慢和狂妄被消磨殆尽,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怯弱和妄想。

他是知道的,金的那个发小看金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青梅竹马该有的眼神,而金看着他的时候,眼里也同样有着眷恋和依赖的情感。光是这一点,雷狮觉得自己就已经输了,输的彻底。所以他不敢和金挑明自己的想法,他害怕金会因此而厌恶他,远离他。

他是一个胆小鬼,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雷狮第2次见到凯莉的时候,是在他们一起打败了创世神之后。

为了消除创世神为他们专门安装的元力与武器,必须还要留在这个地方一段时间,因为没有人敢想象残暴的创世神所赋予的强大元力的副作用,所以所有人都决定再停留一段时间。当然,该生活的还是要生活的,只不过少点了勾心斗角和生死博弈罢了。

雷狮海盗团也还是和从前一样,横行霸道。他们决定在消除完元力之后找到一艘宇宙飞船,到各种星球去探险,延续他们的霸行,传播他们的名气,让全宇宙的人类都忌惮着雷狮海盗团。而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消除会对自己有害的物质,所以选择了暂时不搞大活动。



"歪老大,外面有个女人找你?要我帮你打回去吗?"

佩利敲了敲雷狮房间的门。

"女人?谁?"

"不知道,好像是自称为什么星月..."

"我知道了,让她先等着。"

"喔..."



凯莉有些烦躁地站在门外跺着脚,说好同意让我见他却又让我在门外等这么久,怪不得追不到金。

"星月魔女是吧?来找我干什么?"

雷狮打开了门,倚在门框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位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只会耍点小聪明的女人。

"嗯哼,我是来告诉你,金他准备要和喜欢的人表白了♪"

雷狮的笑容忽然僵持在脸上。

"嘛啊——意料之中的表情呢,呼呼呼♪"

凯莉快速地捕捉到了雷狮一闪而过的失落心情,得意地嘲讽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最好全部交代出来——"

雷狮黑着脸,不快地示意凯莉赶紧说出一切。

凯莉不慌不忙地在他面前踱步,随后又吃吃笑了两声便慢吞吞地说道:

"我知道哦,什么——都知道。你喜欢金,格瑞也喜欢金,嘉德罗斯可能也对金有意思,不过目前他还在推测中,不太好确定。"

"你知道金为什么最近不来找你了吗?因为他被那些情敌们给拖住了呀!"

"虽然他们做的当然也是无用功,因为金都已经决定要表白了。所以,你要做出点行动吗?"

『嘛——估计也没用♪』

凯莉说完这些话后便转身就走,不再去看雷狮的表情,对于她来说,嘲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雷狮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路过的佩利好奇地看着雷狮郁闷的背影,有些奇怪地挠了挠头。

"咦?那个星月啥啥不是说有个好消息给雷狮老大吗?怎么老大现在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兴啊??"

"好啦好啦,大人的事情你少管,乖乖当一只蠢狗狗就可以了。"

帕洛斯慈爱地抚摸着佩利的脑袋。

"哦——不对我才不是狗呢!!"

"好好好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乖..."

"别拿我当狗狗哄!!!"

雷狮无视了客厅中传来的吵闹声,他在房间内暗暗决定。





是时候做出了断了。





雷狮第52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他亲自去找金的路上。


"雷狮?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金看着雷狮的眼神有些奇怪,视线飘忽不定像是在躲避着些什么的样子,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已。

『果然还是有些防备我吗?』

雷狮不免心情有些莫名的低落。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况且我要来找你的话必须要穿过这个地方。"

"你找我?我我我正好也要找你来着..."

"?那你先说。"

"不不不果然还是你先说吧。"

雷狮微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让你说就说,赶紧的。"

"不不行,要不这样我们俩一起说吧!!"

"哈?什么..."

雷狮对现在的状况有些懵逼。

"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说!一,二,三..."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诶?"


两道同样的话语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同时响起,金惊呼了一声,脸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雷狮对于金的表白也有些愣住了,两个人都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雷...雷狮...你...你真的也喜...喜欢我吗?"

金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仅留出一条缝来观察对面的雷狮的表情。

"啊,是啊,很早就喜欢了啊,你。"

雷狮对于自己之前的胆小举动感到羞耻和愧疚,早知道这小鬼也喜欢自己的话...

"我,我也是早就喜欢上雷狮了啊!"

金赶紧大声地朝着雷狮喊道。


"那么你,愿意成为海盗夫人吗?"

雷狮一把抱住金的细腰,紧紧禁锢住了他略显单薄的身子,轻声在他耳边低语。

但又立刻想起什么的样子恶狠狠地威胁他:

"不答应的话就杀了你。"

"哈?你这是请求别人的态度吗?我果然还是讨厌你的!!!"

金挣扎着妄图从雷狮的怀中逃出,不久他便发现这无疑是无用功。

"不是别人是老婆,就算你讨厌我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雷狮的手臂越收越紧,不给金哪怕是一点点的离开他的机会。

"才不是!!我是男的!你...放手啊!!!"

"啧,你废话可真多啊——"

雷狮对于金的反抗感到不满,便恶狠狠地将自己的唇贴在了金的唇上,极具侵略性的吻让金喘不过气来,温热的舌头扫过金的上颚,引起怀中人儿的一阵轻颤。

这个绵长的吻被金草草结束,雷狮有些吃痛地捂住自己被咬出血的嘴唇,一道血痕清晰可见。

金楞楞地看着雷狮在抹去唇上血迹的同时不小心擦到了脸上,让本就帅气的脸庞看上去多了份色气。金不自觉地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下去。

"你小子还真敢下口啊,看来不好好调♂教一下是不行的了。"

"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车下次补档给你们ww)

不用想那么多

我们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

看到好处就要抢

看到鶸就要踩

看到机会就要上

而最大的那块蛋糕(金)

永远是属于我雷狮的!













——我们的爱情原来是我一人的臆想











——现在它变成了事实




end





啊!!!

写完了!!!

但是还有档要补

比如说车

有空的话再写一篇以金为着眼点的(还是按这个剧情走)

累死我了这辈子都没一次性写过这么多字

可能我见识短浅wwww

但是雷金果然是我的真爱

看到我的决心了吗kira☆(没有gun)

评论(20)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