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all金』我的兄弟们变成萌妹了?假的假的。






∞标题搞事嘿嘿嘿
∞这么久不更新是时候来一波刺激的了☆
∞cp:all金。
∞角色ooc可以说是十分严重了!!
∞注意避雷!!!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go?











1.
金出生在一个充满gay佬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上有85%的人类都是都是男性,而又有超过半数的男性是gay。
但是随着gay佬们的努力,最终还是发明了一种可以让男孩子转变为女孩子的机器。虽然现在还在实验阶段,但经过实验的人们目前都没有太大的副作用。





2.
金默默地读着报纸上夸张的记者报道,啐了一口桌子上哥哥秋早早为自己准备好的牛奶,三两下解决完焦黄的面包便背着书包出门了。
金就读的是一所校风较为良好的高中——Auto高中。据说在其他校风不太妙的高中连老师都会当众『哔——』。作为为数不多的直男金为了避免到这种学校去不得不下功夫认真学习,本就底子不差的他最终如愿以偿地考进了这所高中。
一路上无视了许多当众亲热的狗男男之后,金总算是来到了学校,对他的好兄弟紫堂幻热情地打了个招呼。还是很害羞的紫堂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声后便立马转过头去不再搭理金。金有些小小地失落后再次打起精神和大家一个个打招呼道早安。




3.
"哟金,今天来这么早啊?"

凯利从后面突然冒出,猛地拍了一下金的背成功把他吓的跳了起来,还顺手摸了一把金。

"凯利!!?你想吓死啊?每天都这么玩无聊哇??"

"那你还不是每天都能被我吓到?每次反应都还不一样咋就不好玩了呢??"

"去去去,你少来我跟你讲。离我远点我可是直男!"

金毫不留情地一把推开凯利伸过来的脸,义正言辞地说着自己的洗好。

凯利的眼神微不可见地暗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平时吊儿郎当的形象调侃着金。





3.
班级中,同桌卡米尔依然是金所熟知的高冷男神模样,金同样和他的同桌道了早安,意料之外的,同桌应了他一声便继续投入与知识的海洋之中。金无所谓地怂了怂肩,也坐下来和后桌的酷boy莱森谈天说地,并没有察觉到
卡米尔藏在书本后面的微红的耳尖。

"嘿金boy,你看今天早上的news了吗?"

"啥?就是那个说可以把男的变成女的机器的报道?"

"yes——不觉得那很cool吗?"

"不觉得,虽然能变成妹子很好,但其实本质还是男的吧?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

金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果然还是好啊!哪怕本质是男的也好,至少外表是个妹子吧?我也想和妹子...算了算了我这种人没有女人缘的。"

金的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色,随即又自我否定,摆了摆手示意莱森不要介意自己说的话。可他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两人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4.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和同样是回家社的银爵一起喂养了被抛弃在学校门口的猫咪后,他和青梅竹马的神近耀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鬼放学了?看到卡米尔没有?"

比他高两个年纪的雷狮悄咪咪地从背后环住他,并把自己的下巴贴在了金的脑袋上,低垂着头向他搭话。

"是雷狮啊,卡米尔的话应该早就走了来着?话说回来快放开我好热的!!!"

金挣扎着从雷狮的怀里跳了出来,随后站的离他远远地深怕他再次抱过来。
神近耀警惕着比他高一年级的雷狮的一举一动,不着痕迹地把金护在了身后。

"是吗——?那算了反正他自己也能回去的。我们一块儿走吧。"

"???你不是不跟我们同路的吗?"

"嗯?我没说过我跟你们不同路吧?"

"......"

"雷狮!!!你翘打扫也就算了还骗其他人说今天不打扫害得我他妈一个人干了全部的活!!??今天我就要为民除害!!!"

安迷修从远处吭哧吭哧地跑了过来,手里高举着他自制的两把涂了其他颜色的荧光棒自称是元力武器。脸颊上还沾着粉笔灰的痕迹。雷狮好笑地看着安迷修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
,手一伸搂住金的脖子把整个人的重心靠在他的身上说:

"不行,今天没空,我要和小鬼一起回家。"

"什么!!?那我也......"

"安迷修我上次还去你家玩过不是吗?你肯定和我们不同路的啦。"

金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示意他赶紧回家不要来掺一脚进来。

"可是...雷狮这个恶党..."

"安啦,不是还有耀耀嘛!快回去吧听话。"

金用安抚小孩子那一套强行送走了一直对金心心念念的一步三回头的安迷修后,三个人浩浩荡荡地回了家。




5.
"金?回来啦。快坐下吧吃饭了。"

在门口告别了死命拖走试图闯进金家里的雷狮的神近耀后,金终于回到了家中。哥哥秋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来温柔地看了金一眼后从厨房端出一盘盘美味佳肴摆放在桌子上。

"对了,金,去叫一下格瑞吃饭了好吗?他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

"好嘞交给我吧!来来来秋哥你看会儿报纸休息下,工作一天辛苦了!"

金给秋递完报纸后来到格瑞的房间,无视了门上『敲门,特别是金』的纸条,一下子用力推开了房门,发出了不小的动静。愣是把坐在床上的格瑞整的吓了一跳。但他只花了零点几秒的时间反应过来并把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塞到了自己的床底下。

"格瑞——!吃饭了!!咦你坐床上干吗呢?"

金大大咧咧地走进了格瑞的房间,格瑞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便再次恢复原来的死鱼脸。

"我知道了,现在就出去。"

格瑞没有直接回答金的问题,转而跳下床拉着金出了房门,金离开时还不忘贴心地帮他关上门。




6.
吃完晚饭后,金与秋一起打了电游,格瑞在不远处写着作业,一边悄咪咪地瞅两眼金。玩了一小会儿被来自楼上九岁跳级到金班级的小天才嘉德罗斯一声"太吵了!!!"的怒吼之后欲哭无泪地被格瑞盯着去写作业。趁着他去上厕所的期间和帕洛斯以及佩利三人一起在手机上聊天聊的不亦乐乎。然后马上露陷被格瑞强制性收走了手机。
终于写完作业的金被秋催去睡觉,收到了再次来自楼上的"快去睡觉渣渣!"的晚安短信后,安安心心地洗漱完毕躺在了柔软凹陷的床上。回放了一天的活动后,金逐渐进入了梦乡。
这就是金的一天,寻常的一天。




7.
一如既往的早晨,一如既往的烤面包和牛奶,一如既往的上学,一如既往的许多基佬,一如既往的打招呼,一如既往的紫堂幻...
...
...
...
...
...
...
...
...
紫堂幻????

"金...早上好。"

糯弱的女声在金的耳边响起,紫红色齐耳短发,大大的圆框眼镜,扑闪着的迷离双眼,白皙光洁的leg...

站在金眼前的毫无疑问是个妹子,还是那种很软很糯的清秀妹子。这半辈子几乎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过妹子的金不由得老脸一红,倒退着远离了自己靠过来的紫堂幻。没想到却意外撞到了另一个人。

"欸呀金,我现在是女孩子所以要小心地对待我哦♪"

凯利推开了撞在她身上的金,有些好笑地看着金的脸再次红成猴屁股。

乌黑秀丽的长发,灵动活泼的双眼,纤细娇小的身材,白皙光洁的...停停停!!!

金猛地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用这种方法来缓冲这些不合科学逻辑的事情的突然出现。他也顾不着其他事情飞快离开了的现场,徒留二位女子大眼瞪小眼。






8.
金飞奔到了班级,看到自己的同桌依旧高冷地戴着熟悉的帽子,只是今天他把自己的脸都隐藏在了帽檐之下看不真切他的脸。头发的长短好像没有变化,看来是没事的。金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从卡米尔的椅子后走过。

"砰——————"

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平时就大大咧咧的金一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椅子,卡米尔的帽子随着大幅度的震动飞了出去,成抛物线稳稳掉落在地面上。
被隐藏在帽子底下的齐肩黑发被放出,一张雌雄难辨的脸庞呈现在金的眼前。

"卡...卡..."

金被吓的半句话都说不完整,卡米尔反倒是很冷静地捡起了地上的帽子拍了两下,重新戴回头上,装作无事的样子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下吧,没事的。"

卡米尔重新调整了一下帽子的位置后轻轻地开口说道。清冷的女声证明了金眼前的这位同桌现在的的确确是一位女生。

金感觉世界要崩塌了,自己的好兄弟和同桌都变成了妹子怎么办?要先让兄弟我...说出来的话会把打死的吧!???

"yoooooooo~金boy今天也很早呢!"

这个独特的说话方式,马萨卡!!!?

金猛地一转头,还是熟悉的杀马特造型,还是熟悉的骚粉色墨镜,还是熟悉的嗓...
...
...
...
...
...
...
...
...
嗓你妈个冬瓜这不也是妹子的声音吗!!???

"莱...莱森哥?"

"nonono...not a boy but a girl  !!!"

莱森摘下自己的骚粉色墨镜,露出自己精致的脸庞。毫无疑问,是个妹子的脸。



金:我要回家!!!!让我回家!!






9.
因为金小朋友强烈想要回家,那我们就放他回家好了(笑。在战战兢兢地和有着白色长发却依然皮肤黝黑的银爵大美女一起喂养完被抛弃的野猫之后,金和他的竹马变青梅的神近耀♀一起回家。
一路上本应该畅聊(金单方面认为)的两个此时却一路无言。金一直在悄悄观察着神近耀,想和他搭话却不知道应该和妹子说什么太紧张了。
醒醒,他昨天为止还是你兄弟啊!

"怎么不说话?"

神近耀缓缓拉下自己的黑色口罩,露出下半张脸,同样清冷的女声如流水一般滑入金的耳朵之中。金小声支吾道:

"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和妹子讲话...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

平时热情爽朗的金此时却变得如此娇羞(?)胆怯,让神近耀不禁在心里感叹不已。

神近耀一步步逼近金,使得他最后无路可退撞在了墙上,神近耀伸出双手握住金的双手,然后把手拉到自己的身上,因为触碰到柔软的东西的原因让金下意识地还捏了两把,成功换来神近耀的两声。

当金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脸上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就红成了猴屁股。他匆忙的想要移开双手,却没聊想到对方即使是女孩子力气也比他大上许多。

『我擦这他妈是妹子该有的力气!!?不过这柔软的触感...不行!金!你不仅是直男还是绅♂士!!不过这个感觉...不行!!金!控几住记几...』

在金内心做着自我斗争的时候,神近耀已经把他的双手一步步往上带,最后停留了在了自己的微凉脸颊旁。她满足地蹭了两下金的手,带着餍足的表情说道:

"好温暖......"

会·心·一·击!!!

金的脑袋彻底当机,任凭神近耀怎么摆布也一动不动,看来这对纯情高中生来说还是太过刺激了一些。







10.
神近耀享受也享受够了,看着逐渐被夕阳熏染成眼红色的天空,她觉得叫醒金带他回家,毕竟秋哥可不是个摆设。

神近耀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曾被秋哥支配的恐惧,他不敢相信要是晚带金回去一自己会被这个护弟狂魔怎么样。更何况他们家里还有一个暂住的护金狂魔格瑞,想想都觉得有点后怕,毕竟一打二还是肛正面他神近耀是一点胜算也没有的。

最终神近耀还是把金护送到家,再偷偷揩了点油替金敲了敲家里的门后便悄咪咪地走了。

金显然是还有点懵,就楞楞地站在原地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位高挑女性,就这样从一个本不应该存在任何一位女性的金的家里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

『冷静点,金!这可能是格瑞想开了带回来的女人呢!?可恶这家伙女人缘一直很旺盛却每次都故作高冷不理睬她们今天终于露出本性了吗!!?还带回家里了!!?不得了啊格瑞我看错你了!』

金结束了脑内猜想,转而把视线放在面前的女人身上。金色的低双马尾,蓝白色的短款上衣,卡其色的西短,还有白皙的......打住!!这可是格瑞的女人!!不过她和秋哥长得挺像,相同的发色和瞳色,同样完美的身材,和秋哥五分相像的脸庞......难道说,格瑞喜欢的,其实是......!!?

金对于自己脑海中蹦出的这个想法感到惊奇又肯定,看向眼前这位女子的眼神里又带上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傻楞在这儿干吗?进来吃饭吧。"

"!!!?我吗?"

"对啊不然谁啊?快进来吧菜要凉了。"

金有些受宠若惊地走进了自己家,看着眼前的女人忙前忙后地准备着菜饭,不仅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现在的妹子都这么奔放的吗??放着自己男朋友不管和别的男人吃饭???还是说格瑞暂时出去了才敢这么玩?

"那个......格瑞在家吗?"

金试探性地一问。

"格瑞?哦...他的话应该在房间里吧。"

"!!!?他没有出去吗?你确定吗?"

"没有啊,他今天回来后一直都在房间里。"

"没...没事了..."

"?"

金不仅感叹道世风日下,自己男朋友就在不远处的房间里却不管不顾反而来讨好我,两人都是可怜人。

金盯着格瑞的房门,不禁眼里带了些怜悯的意味。





11.
秋其实是有目的的,她知道格瑞此时不在家,故意说成他在房间里好让金安心而不是去到处找他,没想到这反而起了个反效果导致金更加紧张不安。

"emmmm...不去叫格瑞行吗...?"

"没事的!他饿了想吃饭自然会自己出来的。我们先吃吧?"

"......好吧。"

这顿饭最终在金一人惴惴不安之下结束,趁着秋在洗碗的时候,金又独自一人进入贤者模式。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她要住下吗?她睡哪里?秋哥怎么还没回来?格瑞呢?格瑞也没出来过?不可能啊这个时间他必定会出来拿冰箱里放了一天的冰镇牛奶喝下八分之五的量啊!?难道他也不在家?等等秋哥也不在家,结合我之前的推理,难道他们两个在外面......!!?那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骗我?她知道吗?难道是想利用我来报复他们...!!??』

"想什么呢你?"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被这突如其来的贴近吓的跳出老远,秋一脸智障的看着他。

"对了?要一起洗澡吗?"

"???什么??"

"我说...要一起,洗澡吗?"

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甜美表情,在金看来就是凶神恶煞的报复表情。他赶紧手脚头并用明确拒绝。

"不...不用了,这种事情不能和我一起,还是和格瑞一起吧......"

秋对于自己的计划被打乱感到意料之外,但聪明如秋姐她赶紧利用自己身为女性的优势进行反击。

"为什么?我们不是以前一直一起洗的吗?不行吗?嗯?"

然而这对金反而起了反效果。

"我靠你你你不要污蔑我!!我不是我没有!!!"

金的脸一下变得唰白唰白,他开始四处寻找有没有摄像机或是录音器什么的。他到现在仍旧认为眼前这位格瑞女朋友要利用他来报复出柜了的格瑞。

在秋看来,暖红色的灯光打在金白皙的脸上显得他现在更为害羞,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红晕,他的眼神四处飘散,似在躲避着些什么,再加上秋姐自带的几百次滤镜还磨皮美白,整的金活脱脱一因为秋的这一番话而害羞不已的大男孩儿。

秋轻笑了几声,在心里表示金这孩子嘴上说着不要其实还是很诚实的嘛这样的想法拖着金进了浴室。

金楞楞地享受着秋给他的洗头服务,金楞楞地享受着秋给他的搓背服务,金楞楞地享受着秋给他的穿衣服务,金楞楞地享受着秋提醒他写作业的服务...淦。





12.
金觉得还是不要胡思乱想比较好,学习吧学习!学习使我快乐,知识就是力量耶!!!

可惜这个想法被突如其来的提示音打破,金按耐不住手机的诱惑打开了聊天软件,原来是佩利和帕洛斯以及他一起创建的三人群发来的群消息:

佩二狗:金在吗在吗!!?#戳一戳#

金闪闪(?):在的!怎么了?੭ ᐕ)੭*⁾⁾

佩二狗:是这样shlahduajrvdoanxveu

金闪闪(?):????(•́⍛•̀; ≡ •́⍛•̀;)

帕帕帕:我们在开学习会,要过来吗?#微笑#

金闪闪(?):好啊......还是算了我们家有客人不好放她一个人,要不视频吧?

帕帕帕:好的,我们开个摄像头!#微笑#



在等待期间,金忍不住感叹道世间冷暖多果然还是你们好。

"滴滴滴——"的提示音响起,金抓起手机以笑容回应对面,可看到两人的样貌时笑容却僵在了嘴边。

同样是两位年轻女子,一位金色长发刘海遮盖住一只眼睛,另一位是白色长发,戴着美瞳的眼里闪烁诡异的光。

金果断地关掉了摄像头,退出了软件,任凭他们两人怎么轰炸也不予理睬。






13.
写完作业后已经将近深夜,金身了个懒腰准备洗漱一下睡觉觉去了。无视了坐在沙发上很自然地看着电视的格瑞'女朋友’,金一下扑倒在床上,脸朝下,仔细地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手机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却又发出了不小的叫声,说实话金是真的不想看了,但他推测这个点打来电话的一般都是楼上假的螺丝,不是是嘉德螺丝,不对是假的罗斯,算了算了就嘉德罗斯吧。

回归正题,嘉德罗斯这个九岁巨婴不仅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小天才还特别傲,最喜欢和格瑞斗天斗地其乐无穷,可惜人格瑞爱的不是他所以都不鸟他,然而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深深打动了一直在旁边实力围观的金。金当时天真地表示没事的小朋友格瑞哥哥忙让金哥哥和你玩呀?

然后就被暴打了一顿。

结果是这件事到现在都被嘉德罗斯拿来嘲笑他连九岁的孩子都打不过。

从此往后嘉德罗斯就缠上了他,很少再去找格瑞了,金欲哭无泪地成为了嘉德罗斯的每天的骚扰对象,还不许拒绝不让第二天班级里嘉德罗斯亲手教他做人,哦还在全班的面前。

金战战兢兢地拿起手机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名字和照片充分证明了他的猜想。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不接了,今天一次性接受了这么多的刺激,大不了明天挨一顿揍嘛?不如说挨一顿更好证明了嘉德罗斯没事的事实。

这样安慰着自己的金摁掉了嘉德罗斯的电话,继续躺在床上冥想。

没想到的是嘉德罗斯不依不挠地发了消息过来,并疯狂用戳一戳来骚扰金。金被吵的有点烦了,打开一看是嘉德罗斯,最终还是在道德心的驱使下打开了聊天窗口。


你嘉哥:好啊你个渣渣,敢挂我的电话?

金闪闪(?):嘉哥,嘉爸,嘉爷,嘉嘉!!我错了!!!
#暴风般哭泣#

你嘉哥:别那么叫我!我明天再收拾你。给我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

金闪闪(?):???啥??

你嘉哥:#语音   5s#

金犹豫了一下,咬咬牙点了收听。里面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

"......晚安,渣...金。"

啊好可爱,
这是嘉德罗斯的妹妹吗?
还特地给我发语音道晚安,
是有多喜欢我啊?
这可能是人世间唯一的温暖了吧?


金闪闪(?):嘉哥!!!谢谢你!天哪可爱哭惹!


你嘉哥:哼,就算你这样夸也没有好处,明天还是等着挨揍吧。

金闪闪(?):值了值了!!!

你嘉哥:别bb了快去睡觉!!


看到这里的嘉德罗斯关掉了手机,抱着一旁的金q般模样的抱枕在地上滚来滚去。

『他他他他夸我可爱!我该高兴吗?怎么办怎么办?果然还是直接找他吧?明晚?明天?明早?今晚!!?』

嘉德罗斯,现在成活脱脱一恋爱中的少女了呢。





14.
金心满意足地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睡觉了。正当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从窗户外边传来不小的嘎吱声。金想起身一探究竟,却被突如其来的黑色身影压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金快速在脑内进行着各种猜想,俨然忘记了自己正被别人压在身下。

"你你你sei啊?我们家没值钱的东西,你要美女的话再隔壁......"

"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知那小贼竟匍匐在金的身上,死死按住他的双手,随后便开口询问道。

成熟的大姐姐的声音,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嘞。所以金决定诚实地回答她的问题。

"不...不知道啊。"

"哦?那这样呢?这样?"


"不...你......"


"大哥,可不能吃独食啊。"



一个突兀的声音瞬间响起,灯在这一瞬间也应声亮起。呈现在灯光下的是两个有着相似样貌的女人,其中一位甚至还是金所熟知的同桌——卡米尔。

"卡米尔??那这个是......??"

"是大哥。"

"哦那就是雷狮咯?原来如此...个屁啊雷狮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

"我?我怎么了?你不喜欢这样的吗?"

雷狮说完后撩了撩自己的秀发,彻底暴露在灯光下的白皙的..不行!这个真抵挡不住了!!

"你怎么流鼻血了?哈哈哈哈这么喜欢吗?嗯?"

被晾在一旁的卡米尔气鼓鼓地一把抱住了坐在床上的金,试图用她的平板来吸引金。

雷狮不满地继续贴近金,她把脸贴在金的脸侧吹气。

正在这时,他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抵着他的肚子。

"哦呀?被发现了吗?呼呼呼,那就不能随便放过你了呢。"

雷狮看着金的眼神带了几分奇怪的意味。

"你根本不是女孩子!!那你的......"


"那你听说过‘futa’这个东西吗?"


"那卡米尔!!?"

"是的。"

说完便一本正经地掀起自己的小裙裙,金只感觉自己要长针眼了。又回想起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不禁感叹世间的险恶。


"那...我们开始吧?"


"卧槽你们这些大『哔——』离我远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滚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是直男!!!!!"



至于第二天金从两个变回来的大男人怀里醒过来后试图反攻他们却被反打的事情那都是后话了。







格瑞和安迷修:???我们的出场呢?




end





应该没有后续惹ww
放了就跑真好!
这样发好像没问题?

评论(20)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