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all金』LA MAFIA (2)



∞去展子的地铁上码的,展子就我一个蕾丝好气。
∞cp:all金,设定:mafia黑手党设定。非常正经的文不搞笑了...大概。
∞可能有打斗场景和血腥表现?注意避雷啊!
∞更新会比较缓慢因为马上要开学了而且其他坑还没填...
☆本章有雷狮出没(?)!请提前准备好call棒(bushi)
∞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开始吧?(正经脸)














go?














凯利和上头报告完任务之后才知道他们小队的人物对象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改变了,所以结果就是换来上头的一顿臭骂以及无假期的持续工作1年的惩罚。

这还算得上是『上头的温柔』了。谁都知道这个这个组织是出了名的拔吊无情,无论是犯了多么小的错误,错误就是错误,就要被惩罚。有的新人甚至只是因为在执行任务中多杀了几个无辜的路人就被赶了出去,至今还在被组织通缉中。

由于凯利熟络的人脉资源以及他确实不俗的实力才保住了他们这个新成立的小队不至于被直接拆散。至于这个惩罚内容嘛——好歹都搞错任务对象了,这么点惩罚当然是只能接受的。




"啊啊啊——真是倒霉......紫堂幻你是怎么才回心大到搞错对象的啊??"


凯利一回到基地,就对无措地站在门口的紫堂幻进行无奈地审问。但是,此时他看着紫堂幻的眼神却绝不是他表面上所显露出的不耐。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前几天这资料还好好的放在那儿,谁知道今天执行任务的时候就......"


紫罗兰发色的少女结结巴巴地回答着凯利抛出的问题,眼神四处飘散着不知道该望向哪里。


"哦——是吗?"


凯利看着紫堂幻的眼神愈发变得怀疑起来,他开始揣测着些什么。


"我......"


见凯利一副完全不信任她的样子,紫堂幻下意识地还想解释些什么,却被迟来的金发少年打断了还梗在喉咙里的话语。


"好——啦——!我相信紫堂幻!凯利,她可是我们的同伴啊!怎么能不信任自己的同伴呢?"


凯利被金说的一愣一愣的,随后又微不可见地轻笑了一声,戏谑的看着不明真相的金。


"是是,同——伴?"


凯利仍由金单手揽着自己的脖子和同样被如此对待的慌张紫堂幻,他看着紫堂幻对着金微笑的脸,若有所思地垂下了头。












『这个紫堂幻,真有表面上的那么老实巴交吗?』












第二份任务很快来袭,为了避免紫堂幻的迷糊再次出乱子,让他任务一发下来就给大家先过目,好有个基本印象。



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个年过半百的秃顶男人,他和组织合作之后,似乎在私底下还和许多地方有着违法的军火贩卖合作。所以上头决定毫不留情地处决他,而正巧的是,这佬男人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近期还要在酒店包场开宴会。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必须潜入进去。"

凯利细长的手指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叩叩"声,看到下面的字却意外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了凯利?说话呀?喂——"

金好奇地探出头,把带着黑色指套的双手放在凯利面前晃了晃,还调皮地揪起一撮凯利的头发把玩着,被反应过来的凯利嫌弃地一把拍掉并无视了金假装受伤的表情。



"这个宴会,一定要一男一女一起才能进入,而且还是要有点身份的人才能不被赶出去。嗯好像还有什么特别服务......"



"停停停,一男一女?可我们这儿......"

"嗯?这有什么紫堂!那就你和凯利一起去咯?我在外面掩护你们别担心!!"


金自豪地拍了拍胸脯,像是在说放心地把背后交给我吧的神情。看向凯利和紫堂幻的眼神充满了对两人满满的希冀和信任。


凯利却慢悠悠地站起身,重重点了点金的额头。


"你这小脑袋瓜里就不能装点有用的知识和情报吗?紫堂幻她没有接受过战斗训练,万一出了事情谁来第一时间保护她呀?嗯?"


"那......那怎么办?这里又没有第二个女性了...要不果然还是找组织......"


"不用那么麻烦,我有个好主意♪"


黑发男子笑的狡黠。














"这就是你说的...好主意?"


金望向西装革履的凯利,眼神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嗯哼♪对啊,这样并不是一举两得吗?快换上吧?我·的·女·伴?"


凯利强硬地把手上的礼装塞到金手里,看着金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又转而威胁道


"如果你自己不想穿的话,我来帮你?真是任性的小姐呢。"


凯利一副佯装要冲过来的样子成功使得金一溜烟而儿进了更衣室,嘴里还嘟囔着"凯利来帮我?谁知道会做些什么事情..."。



磨磨蹭蹭了许久,离party开始只剩不到2个小时了,二人都还没有开始化妆,时间紧迫。但金自从进入了更衣室后就没有了其他动作,久久没有出门。即使是好耐心的凯利也忍不住拉开门一探究竟。


"喂金——好了吗?要迟到了快点......"


凯利剩下的半句话梗在了喉咙中,眼前的场景是多么的刺激。半裸的金跪坐在地上,长长的裙摆也随之跌落在地。金伸长着脖子,宛如濒死的天鹅一般楚楚可怜,他的眼睛里擒着一抹生理泪水,难堪的神色让人忍不住去疼爱一番。



"凯...凯利...我一个人...穿不上......"



凯利捂住自己快要红透的脸,转身,斩断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


"我去叫紫堂过来......"


说完便匆匆离开了更衣室。他感觉到自己的鼻息之间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下来,而金精瘦的身板以及可怜的神情已然在他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7:30p.m.

凯利与金顺利到达酒吧门口。只看见两位身材强壮的保镖站在门口,身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篮子,里面似乎都是邀请函的样子。


金挽着凯利的手臂随着凯利一起行动,在门口时凯利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假邀请函递给了保镖。保镖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后,也没有多放在心上就让他们两个进去了。




"我去找人套一下情报,知道你不擅长这个所以你就找个地方自己坐下吧,小心点别被其他人盯上,明白了?"



金赶紧点了点头,凯利这才放心地离开了他的身边。



金摸了摸自己裙摆下的大腿上绑着的格洛克G43是否还在后,便安安心心地找了个空位置随便坐了下来,悠闲地喝起了果汁。


他环顾四周,净是些在花天酒地的年轻男女,不远处也夹杂些许谈笑风生的较为年长的人们。绚烂的灯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反射出人们各种各样的神色,贪婪,嫉妒,愤怒,冷漠......


金看腻了这些别无二致的神色,便开始无奈地寻找凯利的身影。



"凯利这家伙,跑哪里去了?都不管我了......."



金有些愤愤地小声埋怨道,伸长脖子继续寻找他的身影。


猛地,他看到一抹银白发色的身影一晃而过,记忆中发小的脸被倏地唤醒。金激动地一下站起了身子,还未来的及踏出脚步去追赶就被身后的男人拉住手臂。




"唷,美丽的小姐,要和我跳支舞吗?"



黑发男人肆意微笑着,紫罗兰色的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地死死盯着金,拉住他手臂的手一刻也没有放松过。莫名的,金感受到了不小的威压。



"啊...我还有事......"



金趁男人没有注意便在他视线死角处小心地开启了藏在长长假发后面的变声器,温柔却不失警惕的女声缓缓传了出来。金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试图抽出紧抓他手臂的那只大手。


"别这么见外啊?来吧,嗯?"


黑发男子对于金小兔子般的警惕眼神感到有些好笑,他手一个用力就把金扯到了自己怀里,环住他细窄的腰,充满侵略气息的温热吐息慢慢打在金的脖颈处使得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男人的手不安分地往金的裙底下伸,金这才反应过来便一下拍掉他的手。



"你是变态吗?不要碰我......"



金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朝着男人不满地叫道。男人笑了一下倒也老实地松开了双手。



"格洛克...G43是吧?把枪藏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金现在像一位谎言被揭穿的小孩子似的猛然退后两步,却被反应力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男人迅速扣住手腕并腾出一只手现出隐藏在衣袖中的手枪,黑漆漆的洞口直直地指在金的脑门上,仿佛下一秒金的脑袋就会留下一个永远无法合闭的洞口。



"说,你有什么目的。最好全部说出来哦,杀手小......不对..."




眼前的黑发男人点头微笑。





"...是杀手先生?"





阴暗的深处,‘恶’却正悄然滋长着。







tbc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