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柒柒啊?

噗噗噗噗噗
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

噗嗤。

『all金』你以为我是渣渣,其实我是dio哒!


☆有金all成分注意!!
☆复健第一篇!
☆就想写帅帅酷酷的大佬金妹www
☆恭喜安哥荣获凹凸投票第一名!给了他一点小福利诶嘿♪
☆cp:一如既往稳定的all金,金性转并且加强upupupupupupupupup很多√
☆还是原著背景注意!
☆ooc算我的行吧?
★前文走这里:http://seven-seve.lofter.com/post/1e280e45_10ecf792







go?











"这就是......我的专属元力技能?"




金看着从天而降的黑色魔兽如此喃喃自语道。她慢慢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渴望与眼前的魔兽进行一次'Friendly skinship',谁知道那魔兽完全不领情,对着金的头就是吧唧一口,试图把她整个身子吞下去。



"快躲开!!!!"



姗姗来迟的紫发少年大声朝眼前的少女呼喊着,本就落后于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积分因为失控的魔兽而白白扣除。


但似乎这一举动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还未等金反应过来,巨大的魔兽就合上了自己的血盆大口,金的半个身子甚至已经被吞噬入口。



"啊——被吞掉了呢。"


"一个挺可爱的妹子啊...真可惜还想玩玩来着。"



"可惜什么啊?少一个对手也好。凹凸大赛本来就是残酷的,谁叫她不自量力......"





紫堂幻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不到一分钟的惨剧,周围参赛者无穷无尽的闲言碎语以及冷眼旁观让他感到无力。




不远处的格瑞见到自己发小金陷入危机之中,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没有松动半分,似乎并不怎么关心她的安危的模样。





"这啥啊黑漆漆的,我·喜·欢·亮·一·点·的·颜·色·啊————!!!!"



魔兽口中的少女如此一字一句的说完,一道亮金色的剪头快速穿过魔兽的身体。似是还不解气,又接二连三不断冒出许多长长的金色剪头穿刺魔兽的身躯,魔兽的残缺身体立即如同破败的风筝一般跌落在地,不久便化为一地碎屑随风飘散。




『恭喜参赛者金击杀魔兽,获得100积分!』



裁判球的系统提示音适时响起,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人们震惊的吸气声。





"呼——这才是我的元力技能?金色的还蛮好看的嘛!诶你知道格瑞跑哪儿去了吗?"



金欣赏完自己的矢量箭头之后美滋滋的把嗒收了回来,随机便抓住不远处惊魂未定的紫堂幻询问道。




『女...女孩子的手!!!』




紫堂幻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回答出半个答案,而金脑回路清奇,不知道什么原理反正就是觉得『诶哟这个男孩子肯定是被刚才的魔兽吓到了吧你看啊他满脸发红吓的汗直流这不是害怕是什么不行我身为登格鲁勇士姬一定要保护弱小!!』




所以金转而拉住紫堂幻的双手,真诚地一字一句道:





"放心吧少年!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还有我饿了哪里可以吃饭?诶诶诶诶你你咋了??"




金眼睁睁地看着紫堂幻的脸红的快要滴血后直接晕了过去,还好眼疾手快的金接住了即将倒在地上的紫堂幻。






"诶?在这里就睡?不好吧算了算了我带你走吧看你睡的香。好——嘿咻!"






金,
一个身高不足1米五五的萝莉脸妹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脸轻松扛起一个汉子,
然后脸不红心不跳气儿也不喘超棒棒,
就走了......
走了......






全程观战的格瑞先森表示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青梅被魔兽袭击了,因为毕竟连她姐姐秋都打不过她。





秋:阿嚏——!!咦神使也会感冒哦??












凯莉(不如说是莱娜)の场合







金就这样无视了一路上吃鲸的行人,稳稳地扛着紫堂幻迷路到了一片森林中。把紫堂幻安置好之后,金决定一个人先去练练手,新拿到的技能不能白白浪费不用是吧?所以她毅然决然进入了森林深处。
在击杀了一只误入低级副本的高阶魔兽之后,金获得了大量的积分,使她一下子垫底的排名窜上去好多。





稍微歇息了一小会儿后,金决定回去寻找紫堂幻,但不出意料的,她找不着回去的路了。这咋整,还能咋办?全拆了不就解决了吗?金这样想着,手里的矢量箭头逐渐变大。




"救命啊——"




独属于女孩子的尖锐嗓音传入金的耳中,她回过头去一看,一位楚楚可怜的黑发少女惊恐地睁着她那漂亮的宝石蓝眼眸朝着金飞快的奔了过来,一个没注意被路上的石子磕了一下直接摔倒在了金的身上,金的心倒也挺大,毫无顾虑地就被扑倒在地。




眼前的少女匍匐在金的胸前,随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又快速起身,和之前的可怜模样不同的是她傲慢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金,耸耸肩不耐烦地小声埋怨着





"靠竟然是个女的我不搞百合的啊...诶算了算了赶紧走吧你,真是浪费我的时间和感情。"





凯莉随意地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灰尘,从不知道哪个异次元口袋中掏出一根大宝...不是,棒棒糖就含在了嘴里,动作行云流水好不拖沓。





"这可不行!你不是在求救吗?我来帮你好了√"




"哈?你在说什么?叫你走还不走,到时候他们来了可别指望我来保护你啊!"





凯莉话音刚落,三个黑色的身影瞬间把她们两个女孩子包围住。似乎是有了被趁机逃走的经验,这次他们的防守更为严密谨慎。





"喂那边的那个女的,我们跪舔萌不对是鬼天盟办事,闲杂人等都给我离开。"




一个明显说话不太清楚的黑袍男子凶巴巴地朝着金威胁道。但是我们的金也显然不吃他这一套。




"不行!你们三个人打一个柔弱女孩子根本不公平,所以我是不会走的!!"





谁知道自称鬼天盟三人中的其中二人却捂着肚子大笑着,一边擦去眼角的泪水一边憋着笑回答





"柔弱的女孩子?她?凯莉?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大牙了就她还柔弱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噗额!!!!"




凯莉听着两人丧心病狂的笑声无奈扶额,突然终端的笑声却也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只看见金的手中不断冒出浅金色的细长剪头,层层叠叠把两人包裹了起来,看着两人痛苦的表情大概可以推测出少女使用的力度之大。




"你们可真吵啊,要打就快点吧?"




金的手用力往自己身前一拽,两个被捆绑住的人瞬间失去了意识,被松开后纷纷躺倒在地上昏迷过去。金拍了拍手吸了一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为了打败刚才的两人花费了多大的力气,然而少女接下来说出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




"诶,控制力度也是很累的好吗?没想到会这么弱,一不小心就会捏死啊。"




一旁幸存的戴着面具的莱娜很是震惊,那两位盟友虽然不在百强之内,但不是好欺负的货色。但是眼前的少女却如此轻松地一下击晕了两个,还说是控制力度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妨碍我们?"




莱娜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立刻摆出战斗姿态。





"啊?刚刚不是才说过吗?因为你们欺负人,所以由我——正义的登格鲁勇士姬!来制裁你们!!"




莱娜见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便手持匕首冲了上去。金也丝毫不畏惧她的突袭,手上元力凝聚,逐渐形成同样是一把匕首的模样。短兵相刃,摩擦出不小的声响。




虽然看上去两人势均力敌,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金仅仅只用了一只手和她战斗,也就是说如果金想要的话,另一只手使用元力捆绑住莱娜的话,胜利简直就是唾手可得。





"少瞧不起人了!!"




莱娜被金这无礼的举动激怒,快速扯下了碍事的白色长袍,扔开了脸上奇异的面具,精致的脸庞上尽显她此时的愤怒之情。没有了视野妨碍的她再次高举起银灰色的匕首,蹭亮的匕首反射出金无表情的脸庞,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最后还是沉不住气的金首当其冲朝莱娜的方向冲了过去,淡金色匕首被肆意挥舞,接连着可以撕裂空间的气力毫不留情的砍向莱娜,稍一不注意就会被这看似柔弱小巧实则锋利无比的金匕首刺中。更加要命的是,金处处对准了莱娜的要害攻击,不给她一点点生还的可能性。耀眼的金色,暗沉的银色,交辉相错缠绕交织在一起,两人打的看似难舍难分,但其实金色已在不经意间逐渐覆盖住了银色。




"乒——"



匕首落地的同时发出刺耳的响声,莱娜不甘却无奈地被击落在地,抬头一看,金色匕首直指喉间,站立着的胜者傲慢地垂下眼,唇瓣一张一合吐露出残酷的胜利宣言




"是我赢了呢。"




无懈可击的肯定语气以及无话可说的绝对胜利,莱娜无法反驳些什么,因为金的匕首的的确确对准了她最为脆弱的地方,只要轻轻一下,杀死一个没有武器的她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虽然不想承认,但莱娜还是默认了金的话语,并默默地撇过头去准备迎接败者应有的惩罚。






"你默认了?那好,以后可不能再欺负人了啊!"





金傻兮兮一笑而过,手中的金色匕首一点点被分解,最后消失不见。她友好地伸出手希望能拉坐在地上的莱娜一把,但是人家高冷地自己撑着地面站了起来,面对尴尬收回自己手的金表示疑惑,最后还是小心地开了口



"你......为什么..."




"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只是小小的教训你一下而已嗯哼!"






"...这么傻。"






莱娜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拾起掉在地上的匕首后,独留一脸一直懵逼的凯莉和愤怒的金便匆匆离开。






凯莉:还缺女朋友吗?我免费的不要钱。





凯莉啊,说好的不搞百合呢??你身为大佬的尊严呢??




凯莉:管你屁事,诶诶诶大佬别走啊还缺腿部挂件吗?











艾比和安迷修の场合







"白白白白白马王几♪究竟在哪里呢~♪嗯哼哼♪等等怎么是你!!?衰仔呢!!?"




艾比高兴地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走在路上,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刚一转身准备和一直默默跟在身后的'埃米'唠嗑,就看到了一张令她不愿见到欠揍(艾比自称)的脸。





"艾比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提,在下就算拼尽性命也会......"





"停停停你一说就没完没了,衰仔呢跑哪儿去了看到他没?"




艾比对于安迷修的这种跟踪行为已然见怪不怪,熟练地打断他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皱着眉头提出了关键问题。




"令弟吗?好像没有看见呢。不过没关系,艾比小姐不用担心,在下就算拼尽性命也会......"




"停停停停停停,得了吧你,我自个儿去找。你别跟着我,行不?"




艾比再次不耐烦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语,甩了甩手很是大佬地催促着让他麻溜儿地赶紧离开。




"这不行,我不能放这样美丽的小姐一个人单独行动,太危险了!不过不用担心,在下就算拼尽性命也会..."




"我靠你能不能换个台词啊?唉跟你聊天真累。好了姐走了,勿念。"




艾比这次没有跟安迷修进行过多的交流,双手背在脑后便抬脚走人。可安迷修竟然像胶水一样又黏了过来,又是一段无意义的争吵(艾比单方面)。既然是争吵就一定少不了动手(艾比单方面),这可让正好路过的金感到愤愤不平。路见不平一声吼,金不顾紫堂幻的阻拦直接冲进了争吵中(艾比单方面)的两人中,把娇小身子的艾比护在身后,对一脸懵逼的安迷修大喊道:





"你个大男人欺负人小女孩算什么男子汉,真替你自己丢脸!"





丢脸......
不是男子汉......
丢脸......







金的声音清晰地在安迷修的脑内回旋打转,久久没有散开。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在下并没有......"





"废话少说!接受来自正义的制裁吧!!!"





『你们怎么都不听人把话说完的啊??』





安迷修垂着头在心中默默吐槽一句,眼前的金发少女,穿着短裙,向他跳了过来。安迷修抬头,少女裙底下的风光此时一览无余。






"下下下下下下面面......!!"





安迷修,平生,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裙底下。他也顾不着躲避,双手忙着捂住眼睛不再去看不该看的东西,双腿仿佛定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嘴也没闲着,叨叨囔囔着什么骑士道准则之类的玩意儿。




而此时的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金也有些慌张,光顾着伸手捂住裙底也忘记了自己正在空中这一事实。当她意识到自己要摔下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金稳稳地摔在了安迷修身上,而安迷修也因为冲击太大一下倒在了地上,金也因为惯性扑倒在了安迷修的胸前。





此时两人的姿势要有多色情就有多色情,金的脸彻底埋进了安迷修的胸膛,两条白腿跪在他的双腿间,双手也因为无处可放只好软软地搭在他的身上,仅仅隔着一件白衬衫所以可以感受到安迷修有些温热的身体和长期锻炼出来的肌肉。





即使是粗神经的金也感觉到这个姿势的不妙,她刚想直起身子站起来,却因为脚一软再次滑倒,还好安迷修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腰和...臀部。感受到女孩子臀部有多么柔软的安迷修被惊的一下立马松开了手,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后有些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我我我只是怕你摔倒...并不是故意的......"






"哼...哼嗯,是吗?算了看在你接住我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两个人的脸都涨的通红,急急忙忙地分开并站了起来,心虚地不敢与对方对视,更不要说搭话了。






"我会为此负责的,所以......"





"不...不用了!我先走了再见!!"





安迷修好半天才憋出来的这么一句话又被金打断,她快速地整理好着装,又朝安迷修看了一眼后羞红着脸离开了现场。就是那一眼,让至今为开窍的安迷修感受到了爱情的伟大——一见钟情💘







姗姗来迟的艾比表示自己要被闪着奇怪光芒的自称骑士先森亮瞎眼睛了瘫。













雷狮海盗团の场合







"当然知道啦,毕竟我可是(拆掉)鬼天盟的人啊!不过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哇哦中奖了♪不过原因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乖乖带我们去,不然,真的会死的哦。"





帕洛斯高抬着头,慢慢地抹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警告意味地吐出危险的话语。而在不经意间,雷狮海盗团的四个人已然包围住了开始警惕起来的金。




"到此为止吧,金。你先回去吧,好吗?(内心os:别再他妈坏老子好事了上次你拆我鬼天盟这次还想搅我的单子门都没有我告诉你)"





鬼狐的及时出现打断了正在凝聚元力的金,露出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友善微笑,表面笑嘻嘻,内心妈卖批。






但是很可惜,我们的佩利首当其冲对着金反手就是一个元力技能,虽然金很轻巧地就躲了过去,但她这个人吧,就是受不了别人的挑衅,本来看在鬼狐的面子上不想动手,但是被这佩利一个刺激地,马上摆出了战斗姿势。就差冲上去和他们打架了。





"别别别别别别金算了算了,不要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都坐下来心平静和地捅对方一刀...不是我说错了是好好谈谈对吧?"





"谈谈谈谈你哈麻批你你竟敢偷袭我!老娘今天就要打得你跪下叫爸爸!!"




金这次没有犹豫和迟疑,手里凝聚着的元力几乎在一瞬间全数转变成了锐利的金色箭头喷薄而出,对象是刚刚攻击他的还未站稳脚跟的佩利。被攻击的佩利也不慌张,赶紧一个后空翻躲过了金意外单一的直线攻击,感到失望之余更多的是强烈的胜负欲驱使着佩利再次冲向金,金倒是对于自己正处于劣势之中没有多大感觉,反而阴森森地勾起了嘴角。





"得手了!!"




只见金对着空无一物的前方伸出手用力一拽,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佩利就直接被强制性定住了脚步。他向下看去,自己的双腿正牢牢地被固定在了地板上,而罪魁祸首正是金的那就看上去细小柔软的淡金色箭头,一圈一圈紧紧束缚住了他。





"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




"哼哼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不快乖乖道歉...啊烫烫烫!!!"




正当金在为自己的机智聪慧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从天而降的巨大锤子朝着金的方向不偏不移砸了过来,金一个激灵凭着直觉躲了过去,却被依附在锤子上的蓝紫色雷电不小心灼伤了脸颊,一道不浅不深的印子就这样留在了金清秀的脸上,而攻击者却恶劣地吃吃笑出了声,傲慢地高昂自己的头颅,居高临下地望着有些紧张的金。






"喂,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鬼,你可别忘了——"






领头的雷狮朝着金伸出一只手,大拇指朝下,满是不屑的口气和眼神。






"——现在可是四打一,啊。"






金眼睁睁看着四个臭不要脸的男人不怀好意地逐渐包围住自己,她冷静地握紧了拳头。















A Few Moments Later......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帕先生:我也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地上了,往远处一看就看到雷狮老大被金按在地上摩♂擦,哦不对是殴打。反正打的特别凶我他妈吓的直接装晕过去,太可怕了以后千万不要乱动女生的脸,吓到退团.jpg。最可怕还不是这个,是雷狮老大居然还义无反顾地爱上了这个害他的脸一个礼拜都无法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金!!一个帕洛斯突然失去了他的梦想.jpg,海盗团药丸药丸.jpg。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鬼先生: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战斗时间不长就10分钟的事情。她时间分配的很好,用了3分钟撂倒了他们所有人,花了2分钟摩♂擦...哦不对是殴打之前企图偷袭她的佩利,后面的时间全用来揍雷狮,当时卡米尔惊恐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妈的害怕.jpg。










打够了的金站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无视了目瞪狐呆的鬼狐就走了,走之前还酷酷地回了个头说道






"呵,男人。"











金allの场合:






"金姐我们今天打谁?"





"打什么打!?都跟我回家!!然后领证去!"











all金の场合:






"金姐今天我们 干 吗?"




"诶!?这么多人一起......不行的吧......我...我会坏掉的...(超小声)"



众人:!!?想日!!














end












没了hhhh
没啥好说的了,看的开心的话就点个赞点个蓝手或者评论一下呗❤❤❤❤

评论(38)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