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睡觉

晚安了

『安金小车车』我是叛徒,你是什么?

尝试复健
有一点点all金,还是以安金为主
写粗来玩玩,就当给你们投喂小零食了随便吃吃哈
正文大概和标题没什么关系...取名废的日常(瘫
有肉在最底下,不过不咋好吃
ooc也很严重,慎入啊...
如果车车看不了的话评论里也有链接的!



























"真没想到会是你啊,金。"




棕发的骑士不再像往常一样对眼前的少年露出一如既往温柔的微笑,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冷锋利的无声质问。



"是我没错,那又如何?"


少年同样褪去了一如既往的爽朗微笑,慵懒的声线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似的,这一目中无人的态度也的的确确激怒了一直以来仅仅是抿着嘴唇没有说话的安迷修。


"再说了,你不是喜欢我吗。所以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吧?安迷修,我可是如——此地信任并爱着你啊!"


金悄悄把双手放在了背后,故意拉长的声音像是一根根细针刺痛了安迷修内心最后仅存的一点希望,并把它扎得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够了吧?欺骗我,很开心?"

"我很开心哦,这种被爱着的感觉。所以,嗯?放过我吧?我相信你会放过我的吧...?"

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笑容,却已不是那个干干净净的人了。安迷修这样想着,原本因悲伤而松开枪的手又再次攥紧,这次他没有再犹豫了——



砰——


砰——



砰——








少年带着震惊缓缓倒下,原本挺拔洁净的黑西服上也不多不少地出现了三个黑漆漆的洞口。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洒满了整个地面。

"既然是假的,那就没有必要留着了。"


活着的人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现场,哪怕是对自己曾经最爱的人,也不再留恋。















end



















end?













"金?"







"金?还好吗?"





"金!快醒醒啊!不要吓我..."




刚刚还尚且躺在血泊中的金发少年——不,现在可以被称之为背叛者,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刚才与之争锋相对的,曾经的同伴——现在的敌人颇为焦虑的面庞。明亮的湖绿色眸子还是那样,那样温柔地注视着他。


"我没事啦哈哈,对了,成功了吗?"


金傻兮兮地笑了一下以表示自己的平安无事,随后又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严肃地板着脸问道。



"噗,你这表情真可爱啊金。"



"哈?不要扯开话题好吗?!!"


"是是是,我的小王子殿下,已经走了哦,应该是已经相信了吧,我对演技这方面还是挺有自信的。"


金强行无视了正在冒着小星星的安迷修试图站起来,却因四肢无力而再次跌落在地,还好不远处的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的身子才不至于摔倒。



虚脱,无力感一瞬间支配了金的身体。

"啊这该死的药物副作用,唔..."

金有些烦躁地挠了挠脑袋,对刚刚安迷修射出的三枪不会伤害到肉体却带有使人假死一段时间的子弹的副作用感到头疼不已。




"......"





"?怎么了......?"




安迷修兀自抱紧了怀中人儿,低垂着头,让人摸不清看不透他此时此刻的神情和想法。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金,就立即被一股热流包裹住,身体不听使唤地自觉变热,手上,额头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这才感觉到不妙。



"唔...好像...不太对劲...啊..."


怎么回事啊到底?






金拼命甩着头试图驱走这些从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觉,这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让他不安及混乱,以至于他忽略了一直以来默默收紧手臂的安迷修不对劲的沉默。



"金。"



金面色潮红,但依旧努力让眼神聚焦,再次对上了那对温柔的令人深陷其中的湖绿色眸子。

"金你喜欢我吗?"

"我......"

金的眼神有些飘忽。

"我啊,最爱的就是金了。"


金撇开了视线,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我...我没想到......"

"所以啊——"




安迷修稍微用了点力掰过金的头。




"把你交给我吧,嗯?"







安迷修又再次露出了那种,金最熟悉不过的,与往常别无二致的,温暖笑容。



















小车车在这里嘿!

https://m.weibo.cn/5201346451/4178351876651477

终于写完了,累死了。

链接好像挂了手机党连不上,评论里有链接哦自己找一下吧就在第一个!

评论(4)

热度(129)